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淫荡女上司

作者:admin人气:1750来源:


.
澳门金沙娱乐城首冲100送33,活动注册网址:9977z.com


  (一)


  我的上司廖朝凤虽说已经46岁了,但是依旧风韵十足,性感迷人。丝毫不见一点老态。唱歌跳舞样样拿得下,
穿著打扮依旧新潮。


  有一次,她带我到上饶出差。那是个小地方,没有什麼样的娱乐活动。到了那儿,我们也只得呆在旅馆裡.


  晚上,我洗完澡,只穿著衬衣和短裤坐在床边看我们带来的资料,以此来打发时间。这时,洗澡完毕的廖朝凤
穿著露肩的吊带短裙,用毛巾擦拭著头髮走了出来。她见我正认真地看文件,就笑著说:「急啥?有的是空看,不
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一下,要当心身体呀。」


  「累不著。」我说,「我年轻嘛,要不,您带我来干嘛?」


  「哦?」廖朝凤笑了,坐在宽敞的大沙发上,翘起白嫩的大腿,裙内浅色的底裤依稀可见,显得异常撩人。我
有些不敢看,毕竟她是我上司,平常对我的要求也很严格,我有点怕她。


  「那你可错了。」她接著说道,「我可不是因为这才带你来呀。」


  我有些迷惑地望著她:「那是为什麼?」


  「你猜猜?」她停止擦拭头髮,笑吟吟地望著我。


  我摇摇头,虽然有一个念头在我脑海裡闪过,但我没敢说出来。


  「真笨。」廖朝凤娇嗔地瞪了我一眼,拍了拍沙发,「过来,我告诉你。」


  我有些迟疑,但还是下床,走到她身边坐下。廖朝凤轻轻笑著,挨近我:「瞧你这迟钝样。怕我吃了你呀?」


  「不是,」我说,「是——」


  「是什麼?」廖朝凤抓住了我的手,轻轻地摸著。


  我摇了摇头,还是没说出来。


  「小笨蛋。」廖朝凤伸出手,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下,然后欠身起来,又一屁股坐在我大腿上,然后一手勾住
我的脖子,一手竖起一根手指头,在我的唇上划著:「那,——」她有些口吃地说,「现在,——知道吗?嗯?」


  我笑了,就是再笨的人也知道是什麼意思了。我张开嘴,咬住她细长的手指,轻轻地吸吮著,含含糊糊地应到
:「知,——知道了。」


  「傻样。」廖朝凤娇嗔地从我口中抽出手指,轻轻地在我的头上抚摸著:「我还以为——,啊,——」话没说
完,她的身子突然扭动了一下。原来,我在她的腰间搔了她一下,让她笑出了声,打断了她要说的话。我也顺势搂
紧了她,另一隻手在她光裸,嫩滑的大腿上摸著。


  「小坏蛋。」廖朝凤娇嗔地在我脸上拧了一把,一低头,把她柔软,湿润的双唇贴在了我的唇上,亲吻起来。


  她捧著我的脸,手指在我的脸庞上轻轻地摸挲著,嘴裡嗯嗯地哼著。另一隻手顺势而下,沿著我的脖颈滑到我
的胸口前,摸索著我衬衣上的纽扣,一粒粒地解开。然后在我光裸的肩上,背上和胸口上摸著。


  我把一隻手伸进她的腋下,一隻手伸进她的腿下,把她抱起来,横放在我的大腿上,顺势把嘴巴盖在她的唇上,
在她的娇嫩的双唇上重重地亲著。


  我把舌头撬开她的牙齿,伸进她的小嘴裡,慢慢地搅动著,不时和她的香舌缠绕在一起。她仰面朝著我,嘴唇
匝弄著我的舌,含弄著,喉咙咕咕做响,不时把我的唾液全部都吞嚥下去。


  她的胸脯紧贴著我,我用手按了按,有点温湿湿的。我把手挪到她的肩上,轻轻解开吊带上的结,慢慢地往下
扯动,那包裹在粉红色的奶罩裡的乳房完全露在我面前了,只见它急剧地起伏著,撑得奶罩都快掉了。两粒奶头在
乳罩裡凹凸毕现,分外清明。还有几粒细微的汗珠在白嫩的胸脯上滚动著。一股细细的体香在我鼻孔裡瀰漫,让我
陶醉。


  我的嘴唇离开她的唇,在她的嫩脸上亲著,慢慢顺势而下,吻著她的脖颈和她的胸脯。一隻手摸索著挪到她的
背后,解开了她奶罩上的纽扣,一把扯落它。


  她那紧馥馥,白嫩嫩的乳房马上弹立在我的面前,两粒褐色的大奶头因刺激而直挺挺地立著。


  我一见,大喜过望,马上张嘴含住一粒,紧紧地吮吸著,吸得吱吱有声,一只手抓住另一隻奶房,用劲搓揉著,
揉得廖朝凤娇声喊疼:「啊,疼呀。——,你,——,你轻点嘛。」


  她轻轻地在我的怀裡扭动著,一隻手挪到胸前,用力来掰我揉她奶子的手。


  另一隻手挪到我的头上,拽住我的头髮,把我的头扯离她的乳房,把她的小嘴堵在我的唇上,用劲亲了起来。


  (二)


  廖朝凤吻得很用力,亲得嘴唇吱吱直响。她的手按住我的头,让我不能动弹,以致於我差一点喘不过气来。好
容易我才从她的吻中挣脱出来,喘息嘘嘘地说:「宝,——宝贝,让我,——让,——看,——。」


  「看,——看什麼?」廖朝凤也有些喘息地说。


  「你的,——你的屁,——屁股呀。」我一边说,一边向她的屁股摸去。


  「不,」廖朝凤撒娇地说,但并没有阻止我的手。她的短裙依附围绕在她的腰间,我腾出一隻手,一把扯落它,
把它甩在一边。这时,她那只穿了米色三角裤的下体完全展露在我的面前。


  我支起她的一条腿,让她的下部能看得更清楚。三角裤很小,只能遮掩住很小的部分,几缕黑黑的阴毛从三角
裤的边逢裡透了出来,三角裤把她下部绷得很紧,中间的部位很明显地突起,而且,经过刚才的亲吻和抚摸,已经
有淫水泛出,中部已经被润湿了一块。


  我费力地扯下三角裤,只见浓密的阴毛把阴唇遮挡得很严实。我用手拨开实润的阴毛,用食指轻轻地擦拭著她
的阴唇。


  廖朝凤紧搂著我的脖子,喘息声更急促了:「啊!——啊,宝——,宝贝,看到,——看到了吗?


  ——是不是,——嫌我,——的——嫌我的屄老了?」


  「哪裡,」我一边在她的阴唇上搓揉著,一边说,「我喜欢。」


  「是吗?」廖朝凤高兴地说,把她的两腿夹紧,把我的手夹在两腿间不能动弹:「别看我,——我老,我的屄
不老。」


  「是吗?」我笑了,手在她的胯间转动了几下,并起两指,轻轻地插入到她的阴道裡.


  「啊!」廖朝凤呻吟著,「是,不怕你有——有啥——啥花样。」


  我轻轻地笑了,把手指用力在她的阴户裡顶了顶,廖朝凤娇吟地哼了哼,身子往上纵了纵,顺势又和我亲起来。


  慢慢地她挪动她的身体,从我的大腿上移开,双手按住我的肩,把我压靠在沙发上,一隻手顺著我的胸膛往下
摸去,一直摸到小腹上,在那裡稍微停顿了一下,就伸进了我的短裤中,在我早已硬挺的鸡巴上摸了起来。摸了一
会儿,又用另一隻手扒开我的短裤,好让我的鸡巴整个显露出来。


  她停止了亲嘴,把头斜靠在我的胸前,一手托著我的卵蛋,轻轻地揉著,一手用力套弄著我的鸡巴:「嘻,」
廖朝凤看著我青筋暴涨的鸡巴,笑著说:「你的鸡巴好大呀。」


  「大才爽呀。」我捏了捏她的奶子,「宝贝,见过比这大的鸡巴吗?」


  「去你的。」廖朝凤娇嗔地瞪了我一眼,重重的在鸡巴上捋了一把。我哈哈笑了起来,把她从我面前推开,站
了起来,蹬掉短裤,站在她的面前。我一手在抖动的鸡巴上套著,一手按住她的肩膀说:「宝贝,你吃过男人的香
蕉吗?」


  廖朝凤有些疑惑地摇摇头,「什麼香蕉?」


  「喏。」我甩了甩大鸡巴。


  「呸。」廖朝凤啐了一口,有手在鸡巴上打了一下:「一边去。」


  「啊——」我拉长声音道,「还说不怕新花样呢,这才刚开始呀。」我搂住她的脖颈,用粗大的鸡巴在她的脸
上拍打了几下:「受不了了?再说了,这麼大的鸡巴,你先不去去火,呆会不操得你屄肿穴烂呀。来,尝尝,你会
喜欢的。」


  说完,我把鸡巴向她嘴裡塞去。


  「不嘛。」廖朝凤撒娇地把头撇开,用手拦住了鸡巴,「我不喜欢。」


  我没有理会她的不情愿,一把抓住她的手,让它高举著,向后按在沙发上,我站到沙发上,大鸡巴翘举在她的
脸庞上,我扶住它,在她的粉脸上擦了擦,抵在她的唇边:「来,宝贝,张口。」


  廖朝凤还是有点不情愿,她甩了甩头,想躲开,但是我举著鸡巴随著她的头转动,僵持了一会,我还是把鸡巴
塞进她的嘴巴裡.


  她的嘴巴很小,粗大的鸡巴把她的嘴塞得满满的,我轻轻地抽动著,她开始有点不适应,鸡巴时不时从她嘴裡
滑出,但弄了几次,她也熟练了。她挣脱我的手,一手环抱住我的屁股,不让我动弹,一隻手托著我的卵蛋,用大
拇指抵住我的鸡巴,然后跪了起来,头一前一后含弄起我的鸡巴来。还不时用舌头和牙齿轻轻地咬和舔我的龟头,
一阵麻痒痒的感觉让我好不舒服。


  「啊!——宝贝,真不错,谁会相信你没吃过。」我欣喜地说,不时耸耸屁股,把鸡巴抵进她的喉咙。廖朝凤
也不时把鸡巴按在我的小肚子上,用舌头去舔我的卵蛋就这样玩了好一会儿,我的慾火高涨了起来,我托著鸡巴,
喘息地对她说:「宝,——宝贝,——来,我——我来操——。」


  「不,」廖朝凤摇摇头说,「我来。」她大概又怕我玩啥花样,坚持道。


  她稍稍侧了一下身,让我坐下来,把大鸡巴直竖著,她跨跪在我的身上,一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一手向下,扶
住我的鸡巴,在她的阴唇上用力擦了几下,然后用鸡巴拨开阴毛,对準她的穴口,一抬她的大屁股,直坐了下去。
她柔弱的阴唇包裹著我的鸡巴,彷彿穿过了一块豆腐似的,直插入底。


  廖朝凤微微吸了一口气,好像在感受我鸡巴的力量,她朝左右摆了摆大屁股,好让鸡巴更顺畅,然后把另一隻
手也搭到我的肩膀上,环搂住我的脖子,身体一起一伏猛烈的动起来。


  我的双手也紧紧地搂住她的屁股,随著她的起伏而运动,鸡巴每一次的尽根出入,都让我美不可言。


  她的乳房也在我的胸前擦摸著,两粒葡萄般的奶头直挺挺地立著,让我真想咬一口。


  肉体撞击发出的声音也刺激著我,我的两手紧紧地抓著她的屁股蛋,抓出了


  几道痕印,廖朝凤头朝后仰,一边重重地起落,一边啊啊的叫著。一会儿,她才喘过气来,停止了动作,抓住
我的头髮,让我仰起头,在我的唇上亲起来。


  我一边回吻著她,一边顺著她汗津津的身体,摸著她坚挺的乳房:「咋样,宝贝,不行了吗?」我说。


  「有点。」她喘息道,「让我,——我歇息一下。」


  「那我咋办?」我捏著她的奶头道。


  「你,——啊——你还,——还要?」


  「当然,宝贝,我还没够呢。」我说道。


  「那你,——你操吧。」


  她软软地从我身上移开,躺倒在沙发上,把腿打开,想让我把鸡巴插进去。


  我摇摇头,把她扶起来,让她趴在沙发上,我站在她身后,在她肥美的大屁股上摸挲著,并在她的小屁眼上轻
轻的按摸著。她不知我要干啥,小屁眼痒痒地一缩一缩地:「啊!痒,你,——你干嘛?」


  「你说呢?」我把拇指按进了她的屁眼。


  「啊!」她娇吟道,用手来抓我的手。我把她手按在她的屁股上,身体也伏在她背上凑进她的耳边说:「宝贝,
你不是说不怕新花样吗?现在就有了。」


  说完,我立起身,抽出拇指,把鸡巴抵在她的屁眼上,用劲送了进去。廖朝凤猝不急防,一阵疼痛使她马上喊
出了声:「啊!你干嘛呀?好疼呀。」


  我忙停下来,贴进她,轻揉著她的奶子:「别怕,宝贝,开始有点的,忍一下就好了。」


  「不,你,——拔出来。」


  廖朝凤拚命地扭动著屁股,我只好拔出鸡巴搂住她说:「宝贝,不想让我爽吗?」


  「不行,你,——」


  我用吻堵住她的话,亲了一会,我说:「宝贝,让我玩玩你的屁眼好吗?我会小心的。你也会喜欢的。」


  她被我亲的迷迷糊糊的,也不知是反对还是同意。我把她搂在我的胯下,把鸡巴塞进她的嘴巴裡,让她舔了一
会,又让她趴在沙发上,用她胯间的淫水润湿了她的屁眼,为了不让她动弹,我抱紧了她的屁股,再一次把鸡巴插
入了她的屁眼。


  (三)


  廖朝凤又疼得娇叫了一声,不过,有了一次经歷,她也有点适应,不像刚才那麼反抗,而是咬著嘴唇忍了忍。
把她的大屁股摆动了一下,然后,伸出双手,用劲去掰她的屁股蛋,好使屁眼涨大一点。


  我见她不反对,猛吸了一口气,屁股往前一挺,粗大的鸡巴尽根而入,我的小腹也紧贴在她的屁股上,我抱住
了她的大屁股,阴毛扎在她白嫩的屁股上,有一种酥痒痒的感觉。这感觉刺激了我的性慾,使我在她的屁股内猛插。


  廖朝凤的屁眼很紧,让我的鸡巴抽插得不是很顺畅,开始几下,鸡巴回抽时都掉了出来,害得我费力去钻。慢
慢地,她的屁眼变通畅了,我的鸡巴也开始觉得滑溜了,抽插得也越来越快。


  廖朝凤也感觉到了快感,先前的忍痛轻哼也变成了发情的娇吟:「啊!——好——好舒服,——再——再来—
—再用——力——啊!」一边喊,一边把她的大屁股用劲往后顶,好让我的鸡巴插得更深一点。


  她的表现也深深地刺激了我。我身体倾向她,几乎贴著她的后背,只剩下屁股翘著用劲,我一隻手放在她的小
肚子上,轻轻地在她阴唇上摸挲著,不时捻几下她的浓密的阴毛;另一隻手伸到她胸口上,抓著她不停抖动的奶房,
紧紧地搓著。


  情浓的廖朝凤侧转著她枕在沙发背上的头,娇媚地望著我,嘴裡轻轻哼著,脸上带著淫邪的笑。我一见,忙凑
上去,在她的嘴上亲起来。我的舌伸进她的嘴裡,急促地搅动著,她伸出一隻手,轻抚著我的脸,用情地回吻著。


  我的鸡巴狠狠撞击著她的屁眼,发出啪啪的轻响,如铁般坚硬的卵蛋击打著她的阴门。她的肌肤也因出汗而变
得滑腻异常,几不能抓。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到精关一鬆,知道马上要放炮了,马上急速地在她的浪叫声中抽插了几下,拔出了几近
麻木的鸡巴,用手擼弄了几下,一把揽过瘫软在沙发上的廖朝凤的头,把鸡巴塞进她的口中。


  一股浓精似猛马脱戆惚汲鄱?觥J?恐?啵?灾蚂端?纪虈膊患啊R恍┚?核持??淖旖橇髁顺隼础A纬??br />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一歪身,靠在我身上,一隻手意犹未尽地在我软绵绵的鸡巴上抚摸著,另一隻手放在屁股上,
揉著有些红肿的屁眼,嘴裡轻声地哼著。


  我揽住她浑圆湿滑的肩膀,问道:「怎麼样?还舒服吧,宝贝?」


  「去你的。」廖朝凤娇嗔地瞪了我一眼,在我的鸡巴上捏了一下,「亏你想得出来。」


  「不喜欢吗?」我抓住了她的乳房,轻轻捏捏她的奶头。


  廖朝凤没有回答,仰起头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说:「你和别人也是这样玩吗?」


  我笑了起来,用力搂住她,在她脸上弹了弹:「宝贝,不骗你,我也是第一次玩屁股。」


  「啊?」廖朝凤娇叫著在我的手臂上拧了一把,「小坏蛋,你拿我当试验品呀?」


  「哪能呀。」我伸出手,在她依然还没消肿的屁眼上摸著,「这不好吗?我的鸡巴第一次尝鲜,你的小屁眼第
一次开苞,我们谁都不吃亏。」


  一席话说得廖朝凤吃吃地笑了。我们歪缠了一会,又搂著洗了一个鸳鸯澡,期间,我又餵她吃了一嘴精液。上
床后,虽然她还有兴,但却明显力不从心,只好把我的鸡巴吮吸得硬了,塞进她的屄裡,搂著她睡了。


  在上饶呆了几天,我们办完事后,决定到一个度假村去玩玩。那是一个人工湖泊。很大也很开阔,环抱著几十
个小岛。但没有多少人玩。


  我们租借了一个橡皮舟,向一个小岛划去。划到一半,廖朝凤就脱去外裙,只穿了一件背带胸罩和一条遮不住
屁股的小三角裤。当她背转身去放衣服时,那白嫩的大屁股在三角裤的衬托下,显得分外迷人。我的鸡巴在泳裤裡
马上挺立起来。


  廖朝凤放好衣服,转身半躺下,白嫩的大腿舒展著,两手衬放在舟沿上,舒心地晒著太阳。胸罩托著她的乳房,
大半个奶子裸露著,随著胸口的起伏而颤动。她看见了我的样子,抿嘴笑了笑,支起身,伸手到舟外,撩起湖水,
向我泼来,还用脚扒弄我的大腿。


  我忍不住了,放下桨,挪到她身边,一把抱住她,在她嘴上亲起来。她没有反抗,把她的舌伸进我的嘴巴裡,
让我含著,吸吮著,一手搂住我的腰,一手伸进我的泳裤裡,掏出我的大鸡巴玩弄著。我也搂住她丰满的腰身,一
隻手褪下她左边的胸带,在她的奶子上揉著。


  玩到动情处,我的手伸到她的腰际,想扯下她的三角裤。不想她却开始扭动身体,反抗著:「不,」


  她挣脱我的吻,一把抓住我的手,「不,现在不。上岸再说。」


  「为何?」我有些不解。


  廖朝凤拍了拍我的手:「不许偷懒,先划船。」


  「那你干嘛惹我?」我有些不快。只好挪动身去划船。


  廖朝凤笑了笑,也没有去整理被我脱落的胸罩带,就让她那隻大奶裸露著。


  她挨近我,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宝贝,我是考考你的定力。」


  「有病。」我低声咕嚕了一句,用力操起了桨。


  (四)


  廖朝凤看著我不高兴的样子,微微笑著挪到我身边。那裸露的大奶子摇晃著,在我的胸膛上擦拭著。


  她在我的脸上亲了亲,然后把头靠在我的胸口上,一只手搂著我的腰,一隻手在我的身上抚摸著。渐渐地往下
移动,移到小腹上。在我被鸡巴顶起的部位拍了拍,「小坏蛋,」她说,「划船还不老实。」


  说完,她凑到跟前,用力扒掉了我的泳裤,让我挺立的大鸡巴毫无遮挡地露著。然后,她一隻手捧著我的卵蛋,
一隻手用力套弄著鸡巴。还把头侧转来望著我笑。好在我的定力够好,任她所为。划了好一会,我停下来,向四边
望了望,然后拿起饮料喝了起来。正在玩弄的廖朝凤见了,停下来,扑到我身上,撒娇地说:「我也要,给我一口。」


  我刚要递给她,又马上缩回手,一把搂住她,然后喝了一口,含在嘴裡,一低头,向她嘴裡喂去。


  廖朝凤仰著头,吃吃笑著,一口一口地嚥了,还顺势和我亲吻起来。她的舌伸进我的嘴巴裡,深深地搅动著,
一双手在我的身上乱摸著。


  我以为她动了性,一边含著她的舌头,用力吮吸著。吻得她晤晤得喘不过气来,一边伸手在她的奶子上摸索著,
捏著她坚硬的奶头。然后滑向她的腹部,往她三角裤内摸去。刚触到她毛绒绒的部分,廖朝凤却像触电般地挺起身,
一把抓住我的手,从她胯间抽出来:「不,靠岸再玩。」


  我有些泻气地望著她,气恼地操起了桨。廖朝凤还是那副笑摸样,彷彿打赢了一场胜仗似的:「好了,宝贝,
别生气啊。上岸再说。」


  说完,她坐起身来,向四处望了望,突然指了指一个地方说:「好了,就到那去。」


  那是湖泊拐弯处的山脚。有一处凹地。四周是密不透风的大树。临水还有巨大的岩石遮挡,很隐蔽。


  我们上了岸,在一处水草茂密的地方铺好毯子,包一个充气沙发放在当中。我光著身子弄好一切,走到她跟前,
搂住她说:「现在好了吧。」


  「嗯。」廖朝凤勾住我的脖子,「不怕有人捉你这个小色鬼了。」


  「哈,」我一边笑著说,一边脱掉他的奶罩,「我倒不怕有人抓我,倒是担心有人把你抢走了。」


  「啊——坏——,」她撒娇地拖长了声音叫到,用手来拧我的脸。我笑著承受了。顺势吻住了她的嘴。


  廖朝凤晤晤的娇吟著,一双手在我的背上搓揉著,她的胸紧贴著我,丰满的乳房在我的胸口上蹭著,我感觉到
她那硬硬的奶头在我的胸口上挤压著。我的手挪到她的三角裤上,从裤缝裡伸进去,摸著她丰满的大屁股。廖朝凤
轻轻抬起腿,用膝盖轻磨擦著我的大鸡巴。嘴裡轻声哼著:「啊!——好大,——好——好硬呀。」


  「喜欢吗?」我在她的屁股上拧了一把。


  「要。」廖朝凤扭了扭身子。我鬆开她,把她推坐在充气沙发上,我蹲在她面前,脱下她湿漉漉的三角裤,然
后坐在她身边,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摸著她毛绒绒的屄说:「宝贝,今天我要把你的三个孔都玩到,好吗?」


  廖朝凤翘起腿,把我的手夹紧:「坏蛋,」她抓住了我的鸡巴,「干嘛总想到那裡?」


  「那裡紧呀。」我伸出食指,插入了她的阴道。


  「好呀。」廖朝凤有些恼怒地说:「原来你嫌我老呀,看我怎麼收拾你。」


  (五)


  我看著廖朝凤嗔怒的样子,不禁感到十分好笑。我一把搂紧她,抓住她的一只手,放在我的鸡巴上,说道:「
好了,好了,宝贝。别生气了。喜欢玩屁眼就是嫌你老吗?」我在她撅起的小嘴上亲了一口,「是人都有爱好嘛。
难道你不喜欢?」我问道。


  「去你的。」廖朝凤在我的鸡巴上掐了一把。趁著她消气的功夫,我在她的屄上摸著:「好了,宝贝,你也惹
得我够久了。你看——」


  我朝我的鸡巴努了努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鸡巴已经受不了了,让它解解馋吧。」


  「活该,我才不——」


  话没说完,我就用吻堵住了她的嘴。廖朝凤晤晤地哼起来,大屁股在我的腿上磨来磨去,趁喘息的空隙嘟嚷地
说:「坏,——馋死你。」


  「那你是逼我用强喏。」我捏了捏她的大奶头。


  「我——我看你——你敢。」廖朝凤喘息地说,一手在我的鸡巴上套玩著。


  我哈哈一笑,说:「这可是你逼我的呀。」


  说完,我站了起来。还没等我抓住她,廖朝凤就娇笑著仰面躺倒在充气沙发上。我顺势跨坐在她身上,廖朝凤
微微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只剩下轻轻地娇喘声。


  我双手抓住了她的乳放,用裡挤压在一起,形成了一条深深的乳沟。我向前欠欠身子,把我的鸡巴夹在了她的
乳房之间,慢慢地抽送起来。廖朝凤懒懒地哼著,两隻手按在我的手上,随著我的手移动而移动:「啊!——宝—
—你又——又再玩——啊!——什麼呀?」


  「没见过吧。」我一边奸著她的乳房,一边用大拇指拨弄著她那直挺挺的奶头,「今天,我要用鸡巴把你的每
一处都奸到。」说完,我的力用得更大了。长长的鸡巴差不多都已经顶到了她的喉咙。


  廖朝凤想抬起头看,却又办不到,只好左右摇晃著头,时不时在乳沟处摸一摸我的鸡巴。还不时抬起大腿,来
顶我的屁股。就这样歪缠了一会,我鬆开她,走到她头前,用鸡巴在她的脸上拍了拍。廖朝凤顺势侧翻了一下身,
半斜靠在椅背上,用手抓住我的鸡巴,轻轻的舔吻起来。


  她把我的鸡巴斜举著,舌头顺著鸡巴往上舔,舔到龟头出处,她的舌在上面轻刮著,不时有唾液形成的细丝掛
落下来。然后她把鸡巴整个吞没在她的嘴巴裡面,头慢慢地一仰一伏,鸡巴也就这样在她嘴裡出没著。


  粗大的鸡巴把她的嘴撑得很满,以至於她的嘴都不能用来呼吸。我稍稍挪动了一下,好让我的鸡巴在她嘴裡插
得更顺畅。廖朝凤的头靠在我的小腹上,一隻手在我的卵蛋上摸著,吸吮了好一会儿,她才吐出鸡巴捏在手裡轻轻
地喘著气。


  我扒开她的手,在她的娇叫声中,抬起她的双脚,让她的大屁股半悬空著,然后把她含了半天的鸡巴对準光洁
无毛的小屁眼,用力插了进去。


  廖朝凤微微地挺起了身体,屁股因此而缩紧。我的鸡巴也只插入了大半个龟头。我伸手按住她的小腹,把她摁
在沙发上,不让她滚动,同时,半蹲起来,另一隻手扶著鸡巴,在她的呻吟声中一点一点地插了进去。


  她紧缩的肛门如一团棉花,把我的鸡巴紧紧缠住,我往外抽也抽不顺畅。同时,我抱著她的大腿也不好用力。
於是我用力把她侧翻过来,脸朝裡,屁股对著我,我稍微调整了一下位置,一隻手按在她的屁股上,一隻手抓住她
的乳房,用力抽插起来。


  廖朝凤被我这样摁著,丝毫不能动弹,我的抽插也越来越有力。她的黑红的屁眼被我的鸡巴插得时而翻出,时
而顶进,我的卵蛋撞击著她粉嫩的屁股,阴毛也扎在她滑腻的皮肤上,不知道是痒还是其它的啥感觉,也不知她是
快感还是难受。


  只见她的两腿痉挛般地抽动,抓住我放在她屁股上的手不放,嘴裡含糊不清地喊著:「啊!——啊!


  好——再插——用力——疼呀。啊——我——」


  在她的喊声中,我插得更有劲了。等到我过了兴头,我用力把鸡巴顶入到她屁眼尽处,小腹紧贴在她的屁股上,
用力磨擦著。我把她翻过来,让她半坐著,我凑近她的嘴,在它上面吻著。


  廖朝凤勾著我的脖子,无力地回吻著。这时,她感觉到我的身体在抖动,知道我要放炮了,忙说道:「快拿—
—拿出来,不——不能在裡面。」


  我微微一笑,有用力插了插,然后拔出来,一边用手捋动著,一边递到她嘴边:「来,——宝贝,接著。」


  廖朝凤顺从地张开嘴,把刚从屁眼裡拔出的鸡巴含在嘴巴裡,用力吮吸著。


  我的精关一鬆,一股浓精喷射而出。廖朝凤双手扶著鸡巴,不停地吞嚥著,把它们全嚥下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