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拿纸巾把自己的鸡鸡擦干净

作者:admin人气:1795来源:


.
他和她肩并着肩,仿佛一对情侣,漫步在这青山绿水中。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这里瞧瞧,那边瞅瞅,真是两
个长不大的孩子,充满了童真童趣。


  接近正午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一家农家乐,随便点了几个小菜,就坐在桌子前面撕开了零食,吃起来。


  他吃饭很挑的,不喜欢吃这个,不喜欢吃那个,没想到,她同样也是很挑剔。


  饭菜端上桌后,两个人你瞧瞧我,我瞅瞅你,大眼瞪小眼。显然,两个人对这山中野味兴趣不大,勉强吃了几
口,省得下午肚子闹革命,影响游山玩水的心情。


  吃过午饭,休息了片刻,两个人继续向深处前进。


  前面有座鬼城,他看到后,心里开始偷笑。如果带她去鬼城逛一圈,肯定有不少便宜可以占的,毕竟女孩子胆
子都比较小,到时候,不用自己拉她的手,估计她也会主动贴过来。


  两个人向鬼城走去,虽然害怕,但是,她却表现的很勇敢,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两个人买了门票,入场。


  走过奈何桥,前面是黑白无常当门神,那黑白无常居然是会动的,时而向中间靠拢,挡在路中央;时而向两边
散开,把路让开。她是真的害怕了,感觉自己心都快跳出来了。他也感觉到了她的异样,示意她不用害怕,都是一
些机器零件外面糊了一层纸罢了。他拉着她的手向前走,她没有拒绝,反而紧紧的攥住他的手,生怕他放开一样。
她走的很慢,后脚跟刚越过黑白无常,那黑白无常就开始向中间靠拢,正好那白无常手里拿的木棒碰到了她的手,
「妈呀」,一声尖叫,直接扑到他的怀里。他紧紧的抱住她,感受着胸前的那两团柔软。他轻轻的拍拍她的背,告
诉她没事的,过了有一分钟左右,她才缓过神了,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继续往里面走,她始终都是紧紧拉住他的胳膊不放,生怕他跑掉似的。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女孩应该要矜持,
通通都抛到九宵云外了。


  终于,前面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确定了之后,她拉着他快步向前走去,毕竟人多可以壮胆子嘛。原来前面有
个神婆,一块钱可以算前世今生,可以算姻缘,可以算财运,可以……她告诉他,想试一下。他没有意见,就当是
哄她开心,娱乐一下吧!


  先伸出右手,算大拇指,一次五个一元硬币,这是前世;再来五个一元硬币,食指,这是算今生;接着又是五
个一元硬币,中指,算姻缘;继续五个一元硬币,算财运。算到这里,她感觉自己好像上当了,被那神婆骗了。神
婆继续用她那三寸不烂之舌,在不停的说着,换另一只手,小小一块钱,算尽前世今生,如果两只手算得相同,那
这辈子肯定大富大贵……她想想算了,那程序都是固定的模式,怎么算,都是相同的结果。他从钱包里拿出二十元
递给神婆,拉着她的手离开了。


  快到出口的时候,又是一个神婆,在叫卖孟婆汤。他调侃她道:「要不要来一碗试试,呵呵!」她瞪了他一眼,
拉着他的手飞快的向前走去,离开了鬼城。


  她现在是一点儿心情都没有了。他看她并不是很开心,就找了个树荫处的凉亭坐下来休息,聊天。她说:「对
不起,让你破费了。」他笑而不语。他拉起她的手,轻轻的抚摩着,她没有拒绝。


  聊了有一刻钟左右,他伸手挽住了她的腰,把她抱到自己腿上。她反抗着说:「我太重了,压坏你怎么办?」
他笑笑,「你还不到100 斤,还没个死小鸡重呢,哈哈!」她听后,气的要打他,一伸手,重心不稳,差点摔地上。
他紧紧的抱住了她,然后又慢慢松开,任她坐到自己的怀里。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情侣般的斗着嘴。


  开心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天都快黑了,她对他说:「要不你送我回学校,或者请我吃饭,二选一吧!」
他说:「我还是请你吃饭吧!」「去哪里吃?」


  他看着她说:「去我家吃吧?」她反问道:「不怕你女朋友晚上让你睡地上,就带我回家吃吧!」他拉起她的
手,说:「走,我还是单身青年呢!」她捶了他一下,「鬼才相信你呢!」


  快到他家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她说:「我还是回学校吧,改天咱俩再玩吧,天有点晚了,又有点想下雨。」
他说:「没事,我都给我家人说好了晚上有朋友来家里吃饭的,再说了,丑媳妇早晚得见公婆啊,哈哈。」说完就
向前跑去,她在后面追。打打闹闹,来到了他家。


  他给她下了包泡面,就当是今天的晚饭了,虽然味道不怎么样,至少可以填饱肚子。


  刚吃过晚饭,听到窗外的打雷声,雨下了起来。她嘟囔了一句,「真倒霉,下雨了,我怎么回去啊,都怪你。」
他说,「没事的,晚上你可以住这里啊。」


  她说:「鬼才和你住一起呢。」他抱住她,「今天晚上就把你变成我的女鬼,哼,哼哼。」她懒得理他,打开
电脑,玩起了QQ飞车。


  「下雨天,天不留人,我留人。」躺在床上看她玩游戏的他,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她说:「放心吧,晚上
我肯定是要回学校的,你死了这条心吧!」他起身,把她拉到床边,对她说:「XX,你看着我眼睛,相信我,如果
今天晚上你希望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那肯定就是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的。如果你想发生些什么事情的话,我也是
可以满足你的。」他说的很认真,她一时间犹豫不定,雨又一直下个不停,只好答应他,晚上住在他家。


  玩游戏玩累了,她爬上床,和衣钻进了被窝。他示意她把外衣脱掉,说:


  「跑了一天了,外套上面有很多灰尘的,都弄到被窝里面了,很脏的。」她虽然极不情愿,但是,身在屋檐下,
不得不低头,谁让自己是寄人篱下呢。她犹豫了下,把外套脱掉了,只留下内衣裤,盯着他说:「这是我可以接受
的最大极限了,你不要太过分了。」他没有理她,伸手把她抱在怀里。


  她身体颤抖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平静。生活就像强奸,如果不能反抗,何不好好享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此
乃不识时务也。


  他并没有做更过分的事情,而是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抱着她安静的入睡。


  没有哪个男人可以坐怀不乱,但是,为了一时的快活,断送自己的青春,还是划不来的。得到了人,得不了心,
那和奸尸又有何区别?一失足成千古恨,他并不是不想占有她,而是等待更好的机会。


  她被他拥在怀里,根本无法入眠,一直等到他呼吸平稳了,她才放心的入睡。


  第二天早上,她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异样,知道昨天晚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对他的
好感又增加了一分,当然她是不可能告诉他的。


  他的工作是属于文职,上的是行政班,早九晚五,双休日。今天还是休息的,起床后,带她去吃了他认为最好
吃的早点,把她送回了学校。


  半下午的时候,他电话响了,一看是她打来的,心领神会的接起来。「你在哪里啊?我一个人在寝室很没意思,
寝室的同学都出去玩了,你来接我吧,带我出去玩会儿。」他们约好在学校门口见。


  半小时后,他来到了她的学校门口,发现她比昨天更漂亮,性感。穿了件小衬衣,下身紧身牛仔裤。问她冷不
冷,她摇摇头。他摸了摸她的头,「傻女人,现在是不冷,晚上肯定会冷的。」


  他带她去奥斯卡看电影,她想看《花田喜事2010》,只可惜当日的票已经卖光了,如果不等时间的话,可以直
接看《大兵小将》。他买了两张票,入场。


  进场后,黑糊糊的,还好有值班人员拿手灯筒帮助照亮脚下的台阶,不然,还真怕摔倒了。值班人员验过票,
告诉他们,座位在第一排。Oh, My God!坐在第一排虽然不会被前面的人挡住,但是,屏幕比较大,看电影眼睛
很累的。


  《大兵小将》演的真的很一般,他兴趣不大,而她却看得很有兴致,时而随着人群一起发出爆笑。一觉睡醒了,
看了看表,时间刚刚好,电影还差五分钟结束。他拉起她,向外走去。她问他:「为什么不等看完再离开啊?」他
说:「就剩五分钟了,后面肯定是电影结束的花絮,没什么可看的,或者是片尾曲。一会儿大家一起离场,怕别人
挤到你。」不管是真是假,并不重要,而她心里却暖暖的。


  出了电影院,差不多也该吃晚饭了,她却说自己不饿。他只好拉着她去逛步行街。步行街其实就是一条1000米
长的路,路两边都是各种服饰的专卖店。女人最大的爱好就是逛街,买不买是其次,重要的就是逛街的心情。他跟
在她后面,从这家店出来,又进入那家店,累了个半死。最后只好在门口抽闷烟,让她自己进店逛。她很识趣的说
:「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他问她是否可以吃辣,她点点头。他带她去了一家比较有名的川菜馆。


  「老板,两瓶啤酒,一份水煮鱼,一份毛血旺,再来个鱼香肉丝,外加一份蛋花汤。」点过菜,他出门给她买
了瓶营养快线,因为他不喜欢女孩子喝酒的。


  虽然是吃饭时间,但是上菜的速度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只是水煮鱼上得比较慢。两个人辣得互相吐舌头,满
头大汗,却很开心。


  吃过晚饭,他挽着她的腰走在路上,微风拂面,阵阵凉爽,说:「今天玩得开心?」她点点头。「那晚上去我
家吧,舍不得你离开。」她想想,就同意了。


  女人是很奇怪的动物,有了第一次,自然而然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因为第一次在他家过夜,他并没有碰她,
所以,她相信了他,而今夜,事情真的如她所想的那样吗?男女之间真的有单纯的友谊吗?


  没有过多的纠缠,他和她都脱得只剩下内衣裤躺在被窝里。令她没有想到的事,他把内裤也脱掉了,赤裸着身
体。抱着她,那下身的火热令她有些难为情。


  她左右为难,用手把它拿开,自己做不出来;而让它一直顶在自己身上,又烫得不舒服。这时,他开口说话了
:「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顶着你了吗?是不是非常的烫?」她扭头不答理他,因为无论如何回答,都不是她想要结果。


  他低下头,吻她的脖子,她想推开他,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别过头去,听之任之。他的嘴像蜻蜓点水般
在她脖子上来回游走,偶尔还会咬一下她的小耳朵,舌尖伸进她耳朵里,向她耳朵里吹口热气。这下她是真的受不
了了,要知道,女人的脖子和耳朵是非常敏感的。单单是亲吻脖子,都会使女人在床上左右摇摆,痒不可耐,再加
上亲耳朵,任哪个女人都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她转过头,张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肩膀上的吃痛使他放弃了继续进
攻她的耳朵。


  她很早的时候听朋友讲过一句话,「一个男人如果是真心喜欢你,那么,他首先要亲的是你的嘴;如果他先亲
吻你的脖子或其它地方,那么,他对你有的只是原始的欲望。」而只刻,他先亲吻自己的却是脖子,由此看来,他
对自己的感情那并不是爱。


  他把她的内衣解了下来,含住了她的MM,用力吸,轻轻咬,她反抗的更厉害了,不知是享受,还是难受,总之
是身体在不停的扭动。他没有停下来,这种感觉很好。他两只手把她两个MM往中间挤,她的乳头已经立起来了,他
舔舔左边的MM,又吸吸右边的乳头,她的乳房在他的双手蹂躏下,变幻出不同的形状。


  她的身体此时已经非常敏感了,微微发热,他伸手摸了摸她的下身,内裤已经湿掉了。他并不急着得到她。而
是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身上,感受着她下身的湿润。她有些情迷意乱,对他的一切行为已经不再拒绝。他
起身下床,从电脑桌的抽屉里拿出了套套,又翻身上床。


  他让她把内裤脱下来,她照做了。他跪在她两腿中间,欣赏着眼前的名器。


  确实很美,两片大阴唇还没有完全分开,中间只能放下一个小拇指,而小阴唇却紧紧的闭在一起,大阴唇内侧,
一个小豆豆挺得跟黄豆似的,阴毛不多。他伸出手,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挤了一下她的阴蒂,她马上反应强烈,浑
身颤抖起来。


  他知道,事情可以进行下去了。


  他带上套套,却没有进去,而是在他阴道口来回的摩擦她的阴蒂,使她欲罢不能,不停的扭动腰支。突然,他
的鸡鸡很自然的滑了进去,里面充满了火热,差点使他交枪。他一动不动,生怕就这样被她一下夹出来,自己就太
丢人了。里面很紧,又很热。他身体向前倾,含住了她的MM,下身却没有动作,他在等待,等待自己可以适应她下
体的温度。


  片刻,他感觉自己的鸡鸡更硬了,便开始缓缓的动。每动一下,她都小声呻吟着,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射精
的临界点已经过了,他可以抽动自如,可以掌控全局了,便放开了动作。她很想叫,却不好意思叫出来,就用双手
抱住他,当他动作越来越快,她受不了的时候,就紧紧的抱住他,然后用嘴咬他的脖子,肩膀,使他因为吃痛而不
得不放慢速度。他感觉她的阴道越来越热,知道她快要来了,就加快动作,等待她的高潮来临。她狠狠的抱住他的
脖子,下身往上一顶,浑身颤抖着不动了。


  他拨出鸡鸡,分开她的双腿,看到有白色的液体从她阴道里面流出来,没有多少,只流到了她的屁股上,没有
流到床单上。那白色的液体很像男人的精液,但是,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射精,那是她流出的爱液。


  他让她坐在自己身上,她死活不肯,没办法,只好让她跪在床上,他从后面进去。因为她是双腿并拢,他进去
后,感觉非常紧,因为角度的原因,他感觉鸡鸡进去,可以碰到她的耻骨,非常的爽。而这个姿势,同样也让她受
不了。大家都知道,女人的G 点就在耻骨的下面,可以说,他每抽插一次,几乎都擦着她的G 点而过。她叫出了声,
他更兴奋了,抽插的速度更快了,她越叫声越大,此时,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只知道自己非常的舒服。突然间,
她的阴道急速收缩,节奏感非常强,她又泄身了,这次持续的时间比较久,估计有十秒左右,而他的鸡鸡被她夹得
动不了,阴道又不停的收缩,颤抖,他也受不了了,射了出来,直接爬在了她的身上。她双腿一软,也爬在了床上。


  五分钟过后,体力恢复了一些,他把半软的鸡鸡从她的阴道里滑出来,分开她的双腿,看到她的下身,白茫茫
一片,有他的精液,也有她自己的爱液,好不壮观。


  拿纸巾把自己的鸡鸡擦干净,发现她还躺在床上没有动,就动手帮她也把下体擦干净,抱着她睡了。并不是她
不想把下身恶心的东西擦去,而是她双腿发软,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


  第二天,分开后,她对他的所有好感,通通消失了。她并不恨他,只是恨自己。她把电话号码换了,从此没有
再和他联系过。


(色站导航www.sezhan.cc 访问不了的请翻墙,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