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人世间之小人传完

作者:admin人气:162来源:

(一)

  每次看到秃头刘道貌岸然的在前面发言讲话我就会感到小腹一阵酸麻一阵火 热,当然,这并不代表我对他有什么兴趣,事实上我是个很正常的男人,喜欢的 是风骚漂亮的女人。

  我看到秃头刘兴奋的原因很简单,每次看到他的傻逼样我就会想起他那漂亮 得让我浑身发软的老婆—李凤琴。

  李凤琴是我至今为止干过的女人中最典雅最有气质最风骚入骨的女人,她虽 然已年过四十并且已经是一对双胞胎女孩的妈,但身段却毫不见臃肿,比花季少 女毫不逊色,我常常纳闷,象这种集少女的清纯亮丽与少妇的成熟性感于一身的 极品女人,秃头刘为啥不天天享用而要到外面去找那些脏得直掉渣的妓女呢?唯 有一个答案可以解释,秃头刘就是个大傻逼。

  李凤琴象很多正常的女人一样需要做爱操逼,虽然这女人从外表上看起来一 副正派样子,但我却从见她的第一眼就感到蕴藏在她体内的淫荡之气,特别是她 看男人时的眼神,流露着如饥似渴的淫荡和贪婪,也许是我太敏感了吧?

  总之我从她看我的目光里感觉到,这个女人对我有企图——或者也可以说这 只是我的某种幻想,毕竟秃头刘官至部长,而李凤琴身为部长夫人自然要洁身自 好注意影响——生活不是随心所欲的不是吗?

  但我当时确实从她的目光里感到了什么,于是我冒了一点小小的风险—趁酒 会途中李凤琴上洗手间的时候我跟了上去。

  我是一个小小的公务员,正好在秃头刘手下,当我偷偷跟在李凤琴屁股后面 想起这个事实的时候忽然间热血沸腾起来,一根本来半软不硬的鸡巴立刻朝天而 立,几乎要顶上天去了。

  酒会上我根本就没喝酒,胆子却忽然大得惊人了。李凤琴进了卫生间以后我 竟然直接跟了进去!

  幸亏里面没人,静悄悄的卫生间里只有李凤琴小便声回响着。我站到隔断门 口,不住的深呼吸着试图平静乱跳个不停的心脏。但还没等我平静下来,李凤琴 就撒完了尿拉开门了。

  “操!”我暗骂一声,趁她刚见到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那一刹那猛的钻了进 去,然后边用屁股把门顶上边搂住她并用手将她的嘴堵住。

  “别出声!”我把嘴凑到她耳朵边小声警告她:“我不想伤害你,姐姐,我 只是喜欢你……”

  看到她眼中的惊诧渐渐散去,我的心也慢慢放松了下来。于是我大着胆子把 手伸到她的套服衣襟里,隔着衬衫轻轻揉捏起她的乳房来。隔着衣服摸实在犹如 隔靴搔痒,我胡乱的解开她的衬衫,把她的两只大奶子从乳罩上放扒出来然后大 把大把的又抓又揉,简直过瘾极了。

  但人的欲望和野心是永远也不会得到满足的,不久我就摸腻了她的奶子,于 是,在直冲大脑的欲火焚烧之下,我松开她的嘴,把空出来的左手深进了她的裙 子,来了个直插黄龙。

  右手揉奶子左手抠逼,我爽得晕头转脑不知所以,只知道边抠摸边把胯下硬 梆梆的鸡巴往她肥嫩的屁股沟里顶了又顶,我忘乎所以了,以至于当我发现卫生 间进人了的时候好半天都没感觉到随时可能发生的险情——我两只手分别扣在李 凤琴的重要部位,却忘了捂住她那张漂亮的、只要轻喊一句“救命”就可以把我 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的小嘴!

  感觉到危险之后,我彻底傻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李凤琴没有叫喊,而是一直平静的看着我直到来人出了卫生 间,之后又过了好半天才开口问我:“你是我家老刘单位的吧?”

  我点点头,她轻轻的挣扎了一下:“你放开我!”语气坚定,我有些心虚, 下意识的松开还紧紧抓着她奶子插在她阴道里的两只手。

  刚刚松开李凤琴,她就甩手一个耳光狠狠的抽在我的脸上,然后对我轻声而 严厉的说:“看你年轻,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有下次的话我保证你永世不得 翻身!你信不信?”说着迅速的整理好了衣服,扔给我一声轻蔑的冷笑后径直走 了出去。

  卫生间里静悄悄的,只有可笑的我挺着一根还没有硬下去的鸡巴在害怕在发 抖。

  许久之后,我却笑了出来,因为我发现指尖上还有未干的女人淫水正散发着 淫糜的骚气,似乎在告诉我刚才那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兴奋。

  “妈的臭婊子!”我坐在马桶上边用力的打手枪边幻想着和李凤琴疯狂的做 爱:“等着,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压在身下狠狠的操死你!!”

  (二)

  秃头刘的家没安在政府给他们分发的房子里,而是自己在一个还算不错的小 区里买了一套,但我知道他那栋楼的最上面两层都是他的,据去过他家的人讲他 把两层楼打通了,而且装修豪华。妈的,简直就是个二百五,也不怕双规他的人 抓他的时候他无处可逃,难道要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不成?

  酒会之后我老实了几天,但李凤琴妖媚风骚的样子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挥之不去,于是我刚刚消肿的欲望又澎湃起来。

  办公室里实在没什么事,我每天坐在那里不是听那些猪头肥肚的各级官员吹 牛逼就是看看报纸,实在无聊了就看女人——来我们这里办事的人很多,当然女 人也不少,我就看她们,想象着她们隐藏在衣服下面的肉体,想象着她们在床上 的淫荡样子。但无论怎么想象,在我眼里她们最终都会化身为李凤琴,我想我都 要疯了,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于是我努力的寻找着出外勤的机会——每次出来办完了事我都要到秃头刘家 所在的小区里转转,当然每天下班更要去看看了,要知道我已经有一段日子没见 到李凤琴了,实在很想念她美丽的脸和肥嫩的奶子屁股。

  大约就这么过了半个多月,天从人愿,我终于再一次见到了李凤琴。她和两 个少女大概刚吃过晚饭,也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于是我偷偷的跟在她们身后, 用随身携带的数码相机猛拍李凤琴,特别是她鼓溜溜的大屁股,直到存满了我才 收起相机。跟了一会儿,发现李凤琴她们并不是要去什么地方,只不过是吃过饭 散步而已,等她们进了楼我才回家。

  把数码相机里的照片拷贝到电脑里之后,我开始欣赏李凤琴风韵犹存-不, 应该说是风姿卓绝的美好身材,边看边用手释放我的欲望,直到精液一股又一股 的射了出来。

  李凤琴不是我们单位的人,平时我根本无法见到她,也无法同她交流的,想 操她的愿望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白日梦,但风骚无比的她又令我无法割舍,我要 怎么办才能得到她呢?

  不知不觉中,我看着屏幕上李凤琴丰满的大屁股已经狠狠的打了两次手枪, 精疲力竭下,我躺在床上昏昏睡去。

  田野的姐夫想开个网吧,但苦于没有熟人一直没办成事,后来一家人不约而 同的想到了我,田野很忙,所以她姐姐田园直接找到我单位来了。

  事情不大,找我在工商税务文化那边工作的同学很快就可以解决,本来看在 田野的面子上我应该马上就帮她办,但看到这个年近四十的半老徐娘风情万种的 勾人样子,我忽然之间改变了主意──因为我忽然发现田野他姐眉目之间与李凤 琴颇有几分相似,这个发现让我的欲望忽然之间爆发了出来。

  我摇了摇头,“大姐啊,我们单位和文化娱乐方面没什么关系,再说你也知 道现在开个网吧有多困难┉┉”

  田野的大姐马上就急了起来:“老弟,你可一定要帮帮我们,我们这次准备 开店的钱一多半是借来的,再不见效益的话光那些利息就能让我们全家跳楼┉”

  “你先别急,”我打断她的话:“我也没说不给你办啊┉只不过有点困难, 还有点小小的风险罢了┉不过大姐┉┉”我眯缝起眼睛十分暧昧的看着她,“办 事前你可得做好付出一定代价的准备啊┉┉”

  田园愣了半晌,也许是看到了我双眼中强烈的欲望,忽然妩媚的笑了起来: “小弟你放心,只要是我能付得出来的┉┉”

  她一直等到我下班,然后我们两人一起来到我家。半老徐娘毕竟阅历丰富, 与那些羞羞涩涩的青春少女比起来既大胆又开放。刚进家门,她就转身抱住我, “嘻嘻,你个小鬼头,亏你还是田野的好朋友,连他亲姐的主意都打┉┉”

  我猛的把手伸到她裙子里,在她高高鼓起的阴户上不停的抓挠着:“你抱我 干什么?你就不怕表错了情?”

  “戚┉┉”她不屑的撇了撇嘴:“你们这些臭男人转的什么花花肠子我还不 知道?看你刚才那付色迷迷的样子我就知道你说的代价是什么┉┉。”转眼之间 她又媚笑起来:“我说小弟啊,你长得这么俊,放着那么多漂亮的小姑娘不动怎 么还打我这种老太婆的主意?”

  我一手不住的在她裤裆里掏挖,一手从后面捏住她的大屁股:“小姑娘?小 姑娘太嫩,哪像你们这么解风情啊?”鸡巴早就硬得不像话,我把屁股向前拱了 拱,隔着裤子把它顶到田野他姐胯间,“姐,快脱了让我操一下,受不了了。”

  我胡乱的往下扒她的衣服,她却有条不紊的解我的腰带,这情景活象急色的 童子鸡遇到混迹欢场几十年的老妓女,不过这又能怎么样,老子我就是喜欢这样 的。

  还没等我把她扒光她到先把我裤子解下来了,一根几乎翘到肚皮上的鸡巴暴 露在空气里摇晃不止。我向下压田园的脑袋:“大姐,给姐夫裹过鸡巴没?给我 也来两口。”

  田园稍稍挣扎了一下便跪到了我脚下,她握住我的家伙闻了闻,忽然眉头一 皱:“你先洗洗行不行?有味儿啊。”

  我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厚着脸皮把鸡巴往她脸上杵,“那还不好?裹鸡巴 裹的就是这个味儿,来啊好姐姐,快张嘴。”

  田园有些不愿,但拧不过我,只好把嘴张开让我顺利的把红得发紫的龟头顶 了进去。

  我伸手撩开她额头的几缕头发,仔细的观看着鸡巴在她口中进进出出的淫糜 镜头,“大姐,你嘴里叼根儿鸡巴的样子可真好看。”

  她妩媚一笑,松开口把我的鸡巴吐了出来握在手里套动着,口中却问起了实 际的问题:“我说小弟,大姐都把身子给你了,我的事你可一定要上心啊,可就 指望你了┉┉”

  这本来就不是什么难事,我自然大拍胸脯:“放心吧大姐,这么多年了你也 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田园轻声笑了出来:“这么些年了,我还真就没看出来你是什么人,今天才 知道原来你这么色┉”她低头在我的龟头上狠狠啜了一口,然后抬起头,手上继 续套弄着我的肉棍:“原来看你斯斯文文的,想不到这么不老实┉┉”

  我大叫冤枉:“姐,我可不是对什么女人都这样┉┉”伸手拉起她,让她坐 到我的大腿上,我一手摸着她硕大柔软的乳房一手探到她的胯间,“姐,其实我 很早以前就喜欢你了,一直就幻想着有这么一天┉┉嘻嘻,终于让我等到了,明 天我就去还愿!”

  田园笑的眉眼如丝,想是我的话让她听着很舒服。她凑过嘴唇在我脸上亲了 一下,“真的?我大你这么多,有什么可喜欢的┉┉”

  女人啊,口是心非的女人,明明是还想听我对她“暗恋”的表白,却说的如 此婉转。“真的┉┉”我盯着她的眼睛,深情无比的告诉她:“田野第一次带我 回家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这么多年,你听说过我交女朋友吗?都是因为你 啊大姐┉┉”

  田园看来深受感动,同时也情动起来,她伸手搂住我的脖子,红唇猛的贴到 我的嘴上,一条滑腻的舌头翻卷着钻到我的口中。

  我抱起她走到床前,放下她后我脱下她全身的衣物,然后揉着她的乳房问: “大姐,我┉┉我想操你了┉┉”

  她双颊一阵红晕涌现,娇羞的打了我的胸脯一拳:“看你,说的这么粗俗干 什么┉┉”

  我嘻皮笑脸的趴到她身上,“操逼的时候说点粗话很过瘾的,你和姐夫没试 过吗?”

  田园的阴道早已湿滑不堪,我坚硬的鸡巴很顺利的就尽根插了进去。田园立 刻就呻吟起来,温婉娇媚,根本就不象是个年近四十的妇人发出的呻吟声。

  我的欲望越发强烈,鸡巴越发坚硬,一种澎湃在体内的激情让我的动作疯狂 起来!我趴在田园丰满的身上大起大落,狠狠的操着她淫水横流的骚穴,但单纯 由抽插带来的快感已经不能满足我,于是我改变了抽插的方式,每次尽根插入后 屁股再狠狠的扭上一圈,让龟头在她阴道内划上一个圆,然后快速抽出,再狠狠 插入┉┉如此才令我快要爆发的欲望稍稍得到缓解。

  田园在我凶猛的攻击下崩溃得一塌糊涂,两条大腿死死的纠缠在我屁股上, 两手也不停的抓挠着我背后的肌肤,这刺痛则令我更加疯狂的操她,这下居然连 口水都被我操了出来!

  我将她缠在屁股上的两腿掰开,狠狠的向她的上半身压去,令她肥白的阴户 高高的凸起,看着她那与李凤琴有些相似的脸,我激动得浑身发抖,便胡乱的把 嘴凑到她的骚逼上啃咬起来。

  田园的呻吟高亢起来:“小弟┉┉小弟你可要了我的命了┉┉饶了姐姐吧┉ 快给我┉┉”

  我腾身而上,把龟头对准她微微张着,不停翕合的两片阴唇之间:“给你什 么?”

  “鸡巴!给我你的鸡巴!”田园丝毫没有犹豫,高声的叫着。

  “求我操你!求了我马上就给你插进去!!”我用龟头顶着她勃起的阴蒂: “求啊!”

  “小弟┉┉操我吧,我求求你┉┉”田园几乎要哭了出来,我心满意足的卯 足了力气,狠狠把鸡巴捅进了她的阴道。

  田园满足的高声呻吟起来,悬在半空的屁股也耸动着迎合我的抽插。我左插 右捅,不放过她阴道里的每一个地方,终于在我不懈的努力下,田园扭动着来了 高潮,阴道忽然间变得紧窄无比,嫩肉不停的有力的夹束着我的鸡巴,终于也将 我的快感迅速的带到顶峰,我射精了。

  龟头膨胀着将一股股精液灌进她的阴道深处,那强烈的脉动和猛烈的喷射让 田园再次颤抖起来┉┉************************* ********
(三)

田园剧烈的摇晃着她的脑袋,把一头已让汗水浸湿的长发甩来甩去,还用一 种狂放的呼喊发泄表达着她此刻的高潮快感,我深深插在她小逼里的龟头被她阴 道内的嫩肉一圈一圈的死死缠住不住的挤压,配合着残余的快感我浑身一阵阵的 颤抖着。

  终于,田园松开了交叉着缠在我屁股上的双腿,浑身软绵绵的瘫在床上: “小弟……太舒服了……大姐都快让你给操死了……”

  我看着她香汗淋漓的妖艳脸颊和丰腴滑嫩的白身子,心里不由又冲动起来, 虽然鸡巴还没恢复本该拥有的机能,但我还是重新爬了起来,绕到她头上方蹲了 下去,把还软绵绵的鸡巴吊在她脸上:“让我操舒服了?还想不想要?”

  田园点点头:“等我休息一下再说好不好?我现在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我捏捏她惊人丰满的奶子:“身上没力气,嘴还能动吧?来好姐姐,在给我 裹两口鸡巴……”

  田园白了我一眼:“看你那流氓样!”说着仰起脖子,把嘴凑到我龟头旁边 轻轻一吮,一个软绵绵的龟头就被她吸进了嘴里。

  她想吃奶的婴儿一样一口口吮着我的龟头,让那渐渐充血的东西在她柔软的 两片口唇间滑进滑出,不一会,被涂满了口水的龟头就亮晶晶的膨胀起来了。

  “休息够没有?”我扭着屁股把勃起的鸡巴往她嘴里使劲捅了一下,田园干 呕一声,猛的摆动脑袋把鸡巴吐出口中,大口喘了几下之后,她狠狠的在我屁股 上扇了一巴掌:“小崽子,乱捅什么啊?也不怕我一口给你咬下来?”

  我哈哈一笑:“你那牙口可不行,小弟我可练过金枪不倒术,拿钳子也夹不 烂!”说着翻身趴到她身上,把龟头顶在她小逼口上:“有本事你就用你的肉钳 子把我的鸡巴夹下来!”

  田园撇了撇嘴,满脸的不屑,我有些恼怒,也不管她有没有准备好,一挺腰 狠狠的将整根鸡巴全捅进她的逼内,田园倒吸一口冷气,显然是准备不足,但心 里上的准备不足并不代表身体也没准备好,她的小逼滑溜溜的,显然刚才给我口 交的时候就开始兴奋了。

  体内一股难言的烦躁促使我开始狠狠的攻击她,没等我干几下,田园就又一 次被挑逗起了情欲,四肢再度死死缠住我,一张小嘴也喘息着在我的脸上脖子上 肩膀上胡乱的亲吻。

  “说……说点淫荡的话……”我喘着粗气要求田园,田园连一丝犹豫都没 有,张口就喊:“亲爹啊,你可操死我了……”反到是把我吓了一跳,但听着这 半老徐娘疯狂的喊我亲爹,我本来就已经高涨的欲火越发蓬勃起来,体内那股难 言的烦躁参杂着满身乱窜的性欲,我感到身体就象是被扔进火堆里的手榴弹,马 上就要让那燥热烘烤得炸开一般。

  我不惜体力,挣脱开田园的四肢,伸手向两边掰开她的双腿最大限度的将她 的阴部暴露出来,然后挺着坚硬的鸡巴扭着圈的向她阴道里插去。

  现在对我来说,什么三浅一深九点一动根本都派不上用场,我只知道一个劲 的狠插田园的小逼,不管插烂还是插爆都不在我考虑范围,我只想把欲火和精液 都倾泻在身下这个叉着两条白腿让我操得浑身发抖的中年女人身上。

  “老天……”田园嘶哑着嗓子努力的抬着上半身,伸手胡乱在我胳膊胸脯上 抚摸:“你还要不要我活了……”

  “不要!”我保持着操她的速度和频率:“今天我操死你!”

  田园咧了一下嘴,也不知是哭还是笑,被汗水黏在脸上的几绺乱发令我没能 看清楚那来得快去得也快的表情。

  “好吧……随你好了……”田园向上吹了口气,把遮在眼前的头发吹开: “反正也算是你收的酬劳,你尽兴就好……”

  我心情忽然不好起来:“看你说的,好像我们是在做交易……”

  “不是吗??”

  “是吗?”我低头亲了亲她的嘴唇:“你的事那是我尽弟弟的义务帮你,现 在咱俩的事完全与那无关,只是因为我喜欢你。”

  我不知道田园对我这些谎得不能再谎的谎话抱着什么样的感想,但我却十分 坦然,就好像自己说的是真的一样。

  姑且不论她心里怎么想,田园的表情却变得生动了许多,她伸手捏了捏我的 屁股:“就你会说话……好啦,快干吧,姐姐没什么……”

  我低笑一声,贴在她耳边问:“真的没什么?让我操死也行?”

  田园闭着眼睛轻扭屁股,看来是在细细体味鸡巴在阴道里面的感觉,我也不 追问,开始了再次不惜体力的冲刺抽插……也不知干了多久,身下的田园早已声若游丝,只是眯着一双媚眼用飘忽不定 的眼神看着我,捅她几下才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呻吟,但与外表上表现出来的瘫 软如泥不同,田园阴道里面可有力得很,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强烈的抽搐,令我的 龟头没一次进出她的小逼都感受到极大的快感,这娘们儿还真是个宝啊!

  终于,在田园小逼的强烈配合下,我的精意达到了极点。

  飞快的从她的逼里拔出鸡巴,我窜到她脑袋边上伏下去,把肿胀不堪的鸡巴 顶在田园的两片嘴唇上。田园当然知道我要做什么,但没有表现出丝毫不配合的 姿态,非常迅速的微微张开小嘴,把我的龟头吮进了口腔内。

  还没等田园的小舌头在我龟头上舔舔,我就不能控制的强烈射了出来!

  田园的舌头在我射精期间一直在冠状沟上转个不停,我几乎都怀疑这刺激让 我射出了比平时多出一倍的精液,所以才把田园的小嘴灌得满满的……田园蠕动着舌头静静的等我在她口内射精结束,然后将满口的精液吐进烟灰 盒。

  我躺在床上看着她从床上站起,把一个丰满白腻的身子完全展现在我面前。

  “你这里有热水吧?”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田园光着屁股进了卫生间,关 门以前她妩媚的笑着问:“你不来一起洗?”我摇摇头:“你先洗吧,我歇一歇 再说。”

  激情过后我总能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空虚,觉得自己这么追求性欲的满足完 全是一种异常幼稚的行为,但没有办法,只要有可以引起我兴趣的女人出现,我 还是会去千方百计的勾引那女人的。

  “呀!!”卫生间里忽然传出一声尖叫,我忙下地冲了进去,发现田园正低 头看着自己的胯间,那里一股乌黑的血液正顺着大腿往下流。

  “都怪你,干得那么狠……”田园抬头白了我一眼。

  “干破啦?”我顺手捏了一把她的大奶子:“我给你找点创可贴得了。”

  “去去,我包里有卫生巾,你去给我拿来。”田园把我推出卫生间。

  我找到她的包打开,刚找到卫生巾一个东西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是一个微型的录音机,而且里面的磁带还在转动。我下意识的将它拿了出 来,发现这玩艺正在尽职尽责的工作着——我想在此以前我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 已经一丝不落的被录了进去。

  “妈的!”我心里暗骂,田园这娘们为了办成事真是什么手段都用啊,打主 意居然打到老子头上了。

  心里骂,手上的动作可没停下来,我迅速的将里面的磁带取了出来,然后再 仔细的查看了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暗藏另外一盘磁带的暗仓——这玩艺我以前威 胁原单位领导的时候用过,比较先进的都有一个以上的带仓。

  还好没有。几乎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似乎下意识中我知道应该怎么做。将 磁带取出后,我迅速的从抽屉里翻出以前用剩下的一盘磁带将它塞进录音机内, 然后按下了录音键。

  将录音机按照原样放回田园的包内后,我面不改色的将她包中的卫生巾取出 回到卫生间里,田园接过来以后把我推出门:“我要洗澡了,快出去。”

  我本来就没想和她一起洗,被她推出来后,我回到床上躺下,心里不住盘算 着这女人为什么要把和我在一起的经过录下来,估计是怕我过后不认帐吧?也太 小看我了,老子是那种白操逼的人么?居然想用我玩剩下的手段来威胁我?

  想到威胁,忽然一个念头闯进了脑子,如果我手里有了秃头刘违法乱纪的证 据,那么把这证据拿给李凤琴看的时候,那娘们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呢?

  这念头和可能产生的结果让我十分兴奋,连带着鸡巴也跟着兴奋起来,我起 身向卫生间走去,心想田园你这个骚娘们,看在田野的面子上老子饶你一次,不 过作为你心怀鬼胎和我为你办事的代价,你今天就等着让你老子我操死吧。

  【完】

????????16941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