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梦中的女孩全作者竹叶青 一

作者:admin人气:1871来源:

梦中的女孩

(25.51kb)




字数:88555字
txt包:(80.74kb)(80.74kb)
下载次数:411







安少廷已经是这一个星期以来的存档啊,大概是所有分类里最多的一种了吧?

安少廷最喜欢读的都是些春色、校园之类的艳情小说,内心深处对那些对女人使用暴力的色情虐待很反感。但是那些他所喜爱的纯情的故事情节现在却对他一点帮助都没有。

如何才能装出常来的样子而又不被她发觉呢?如何才能表现得象个「主人」
的凶残的样子来呢?他以前对这种角色可是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一下就要让他做,实在让他为难。

他现在心里只想将地上的美女抱起来用手搓揉抚摸个够。

但他知道他只要出一个差错事情就会完全搞糟。不仅这个女孩不会再让他占任何便宜,还很可能会引出那个真正的「主人」,那么……。

天啦!他突然想到这一层,心中的恐惧一下又将他的心悬吊了起来。那个男人要是发现了他在这里大占他的性奴的便宜,他们会不会……他们可能什么都会做啊……他安少廷既然已经知道了他们如此变态的秘密,还知道了女孩的住处,他们难道不会将他灭了口?

但是眼前这个几乎是全裸的女孩,他怎么可能舍弃不玩呢?他还从未接触过真正的裸体的女人啊。

就是死也值了。

安少廷下定了决心,假装出一种非常冰冷的口气对地上的女孩说:「你趴着别动!听见了吗?」

「是的。主人。」

安少廷绕开女孩的身子,将身子贴在洗手间门边的墙上,满意地看到女孩听话地紧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安少廷快速地在洗手间检查了一遍,又来到窗口撩起窗?向外看了看,很满意地发现窗户正对着一个平台,从这个平台上他可以很容易跳到右边的平台上,那个台子好象可以通向安全防火梯。

这太好了,万一那个男人突然来了,自己可以从这个窗户逃走。他准备将窗户上的插销拉起以方便逃跑,却发现插消已经坏掉了。这正好,这个环境实在太有利了,有了如此方便的后路,真出意外他也可以对付了。

女孩依然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

安少廷稍稍安下心来,踱步来到女孩屁股后面的小床上坐下,开始贪婪地看着地上仅穿三角裤和胸罩的俯卧的女孩,紧张的心跳冲击着他的全身血液。
这下可不真的梦想成真了?简直比最疯狂的梦想还要疯狂。

他现在恨不得立刻扑过去将女孩娇嫩的肉体抱进怀里。

但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冲动,缓慢地对地上的女孩说道:

「你转过来。」

他的冷冰冰的口气连他自己都大吃一惊。

女孩头几乎紧贴着地,慢慢用手脚爬着转动身子,将头对着安少廷,依然保持着她刚才的姿势。

安少廷再发出命令:「你站起来吧。」

女孩乖乖地爬起来,低着头不敢用眼看他,两手不安地放在身体两侧。她半长的头发披在肩上,但遮不住她雪白的胸部,挺立的乳房将胸罩撑得高高地鼓起,完全呈现在安少廷的眼前。

近乎完美的身体上似乎有些青肿的痕迹,象曾被鞭子抽过留下的印记,也象是她天然的胎印。两条匀称的大腿紧紧并着,雪白的腿上好象也有些不该有的青肿。

安少廷呆呆地看着眼前美丽半裸的女体,裤裆里的阳具已急速地膨胀起来。
那天在超市里他只看到了她的胸部的上半的一小部份,那已经就让他血脉喷涨了。

而现在……天哪!真是太美了。

安少廷很满意女孩低着头的方式——他宁愿她不要盯着自己看。虽然这里的灯光不很亮,但被她看长了总难免会被她瞧出破绽。好在女孩已经认定他就是她的「主人」,她现在还不敢直视他这个冒牌货。

「你把身上的东西都脱光。」

安少廷紧张地屏住了呼吸——她会听令脱光吗?她以前脱光过吗?既然做了性奴,连吹喇叭都做,应该没有问题吧?如果她照做的话,他可不即将要看到他这一生第一次看到的全裸的女人了吗?——而且还是如此美丽女孩的裸体?
女孩没有任何抗议,毫不犹豫就乖乖地将手背到背后解开胸罩的扣子,双肩缩紧一抖,再用手将松下来的胸罩从两个胳膊上拉下来。

安少廷激动得几乎无法呼吸。

哇!好一付动人的乳房啊——被乳罩盖住的乳房比边上的肤色更白一些,两个三角形的乳罩的印子中间是两个紧凑圆滑的乳房,上面两个乳尖就像是两个熟透了的小桑果,直直地凸出在她的胸部,忖托出一幅极其挑逗的性感画面。
安少廷还没来得及回味这幅激荡人心的裸体画面,女孩紧接着弯下了腰,退下了她身上仅存的三角裤,抖了两下双腿,将内裤踢到了一边。

然后她再次笔直地低头站好,两手依然放在身旁,将整个身子向安少廷完全地开放,任他随意观赏。

啊!

安少廷再次倒吸一口凉气——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裸体女人啊!

他的眼光贪婪地落在她那黝黑的阴毛三角地,然后在她的全身瞧来瞧去,简直觉得两个眼睛根本不够用了。

安少廷这时的体内热血翻腾,膨胀的阳具在裤子里勃然跳动,他被眼前他这个第一次看到的异性裸体刺激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激动的心情叫他几乎立刻就克制不住自己,真想马上就扑过去在这个美丽的肉体上上下下结结实实地摸个够。
这么真实的女孩的裸体,他怎能不渴望好好摸个痛快啊?

安少廷心里思索,既然这个女孩认定他是她的主人,他要用手摸她的身子,她决不敢反抗逃避。她不是在元宵店门前说过吗,只要是在她的房间里,可以任他施为?

但是自己这种猴色的样子,会不会让她奇怪生疑?

他舔着干裂的嘴唇,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而想要摸捏眼前这个美丽的裸露女孩的身体的强烈冲动已让他无法再冷静地坐着不动了,这么刺激男人感官的画面就是换了古代的柳下惠来他大概也不可能不动心吧?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对她用尽可能冷静的语调命令道:

「你过来。」

女孩依言走上两步。现在她的双乳就正对着他的双眼了。

他有些颤微微地伸出右手,用五个手指轻轻地捏住她的左乳房。

他平生第一次摸到了女人最性感的部位——柔软的乳房。

啊!原来女人的乳房捏起来是这种感觉。安少廷全心身地体会着这个自己从来不曾有机会触摸过的女人的乳房,通过手指的触觉仔细地感受着这迷人光滑的嫩肉。

女孩乖乖地站在他面前任他捏摸,身体在他的摸捏下禁不住一阵颤抖,两个乳房现在更加挺立了。

安少廷捏过一个乳房后不再拘谨,跟着另一个手也捏上了女孩的另一个乳房手指向外滑摸,两个都已出汗的手心同时轻轻地抵到了她乳尖的头子上,让她禁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啊……」

安少廷实在难以相信这一切——现在自己就坐在这个女孩的香床上,任意地摸弄着这个他就在半个钟头前,还不敢梦想能让她成为他的情人,梦中女孩的肉体——就是做梦,他也无论如何做不出如此令人奢望的美梦啊!

但现在一切都变成了现实——而且现实甚至比他最大胆的梦想还要美好。
他的左手依然在她的乳房上恋恋不舍地摸玩着,另一只手开始沿着她光滑的腹部向下摸去。

他兴奋地几乎要叫出声来。

他的手滑到了她的阴毛上,再向下摸,他摸到了更多的阴毛。然后,他用食指慢慢滑进阴毛下的肉缝处——啊!女人的最隐密的部位被他摸到了——阴户!
对女人性器官的结构,安少廷是知道不少的,网上有太多的放大的女阴特写照片。

但现在他摸到这么一个真正的阴户,内心的激动简直难以言表。观赏那些在照片和录像里的阴户哪里能够和他现在亲自用手摸索的感受相比啊!

他的手指摸到了两片潮湿的鼓起的肉牙,稍稍用力他的手指就挤进了她那肉缝里更潮湿的大片嫩肉。

啊!安少廷心里一阵激动,他知道自己已经摸进了女孩的阴唇里。

忽然,他记起无数的小说中都提到的女人的阴户在性起时就会潮湿。这么说来,这个女孩在自己这样的摸弄下不是已经被刺激起来了吗?

他为这个发现激动起来。他开始慢慢回忆起元元网站上那些小说里经常描写的女人被男人抚摸而刺激起性欲的情节,现在看来真有这么回事了。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可以拿这种问题来「拷问」这个「奴儿」。

对!这不正是许多暴虐小说里描写的情景?——逼女人承认自己淫荡,让女人为了自己的身体淫荡反应而羞辱。

安少廷用嘲笑的口吻问道:「奴儿,你底下是不是湿了?」

「是的,主人。」

女孩乖乖的承认,让安少廷大感没趣。他本以为她会羞愧地否认,然后他就可以将湿润的手指给她看,以逼她承认。

「你为什么会湿啊?」「因为被主人玩,奴儿就会湿。」

虽然女孩的回答也非常刺激,但不是安少廷以为的她会说「因为我很淫荡」
之类的话。安少廷进一步逼问道:「你是不是个很淫荡的女人啊?」

「是的。主人。」

和女孩的对话没有什么大的刺激,让安少廷有些失望。女孩对什么都乖乖的承认,再问她还有什么意思?而且女孩乖顺的样子也让他心生怜悯,他实在不忍再用语言去羞辱她。

他注意力再次集中在在她身上乱摸的手指上,用心体会着手指在这个动人的肉体上触摸的每一个细微感受。

他想就这样在她身上一直摸下去。真是太刺激,他可是永远都摸不够的呀。
但是,他也知道不能只是这么摸。没有哪个主人只用手摸自己的性奴吧?
他全身的欲望早已经膨胀到了顶点,也该是干真的时候了。

但他还是犹豫下一步该怎么进行。毕竟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性经验,他连如何将自己的阳具插进这个阴户他都没有底。

走一步是一步了。安少廷快速地解开自己的白衬衫的扣子,将衬衫一下脱掉扔在床上,露出他还算健壮的胸膛。他正准备自己脱下裤子,突然想起为何不让这个「女奴」为自己服务?

他心下得意,身子向后用两手撑靠到床上,对着站在他面前的女孩命令道:「帮我脱掉裤子。」

女孩好象有些吃惊地看着他的身子,不敢怠慢,立刻按他的吩咐开始为他解皮带脱裤子。

他更加得意地看着这个女孩为自己服务,一下就将挺立的阳具暴露到女孩的面前。

女孩弯腰脱下他的裤子后,没等他的命令,就一言不发地用手抚摸起他的肉棒,然后主动将嘴唇送到他的龟头上,轻轻地吻弄起来。

女孩嘴唇在他的肉棒上摩擦,传来的强烈的刺激象一股电流,一下传遍他全身,让他几乎呻吟出声来。接着一股吸力将他的阳具吸进去,她的嘴紧紧包住了他的肉棒。

啊!……

他深深地倒吸一口气,坐在床上舒服地享受起这个女孩第二次为他做的口舌服务。

安少廷心里琢磨这样也正好,就让她再为他口交一次,省得他胡猜乱搞出了差错反而不美。看她两次主动为他口交,估计她那个真正的「主人」很可能经常会让她这么做。

而且女孩的嘴巴套弄在他肉棒上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这一回他不再象上一次在电梯里那么手足无措,现在不仅可以好好体会肉棒在她温暖舒适的嘴里被包裹住的感觉,而且还可以清楚地看着自己的阳具在她嘴里进进出出的美妙情景。

他彻底陶醉了。

突然女孩猛地加快了嘴巴的速度,将他刺激地大叫起来。

「啊!」

女孩立刻吐出嘴里的阳具,有些胆颤心惊地低下头,用低低的声音急促地说道:「啊!对不起!主人。」

肉棒离开了女孩的嘴,一道口水顺着肉茎慢慢下流。刚刚突如其来的强烈快感突然消失,让安少廷有些不快。他听见女孩的话,立刻本能地问道:「你对不起什么呀?」

「啊……奴儿……对不起……奴儿动作太急了……请主人惩罚奴儿吧。」
女孩一边用恐惧的语调说着,一边慢慢地跪在了地上。

安少廷看着眼前娇羞的女孩裸露着的细皮嫩肉,哪里舍得真的要惩罚她这样一个娇嫩的身子。

但是——突然,他记起自己的「主人」的身份,他马上将差一点就说出口的「我就不惩罚你了」的话生生地咽了回去。

他可以想象得到,那个真正的「主人」一定会非常凶狠地惩罚她。否则他怎么能将她调教得如此乖顺?那还不是许多次严厉的惩罚将她训练成了这个样子?
他内心突然对那个「主人」生出一股强烈的嫉妒和仇恨——哪个人能够如此残忍地将这么一个纯洁无辜、软弱娇嫩的女孩用暴虐的手法训练成这么一个供他发泄他变态的性欲的奴隶?——这个女孩可是他安少廷的梦中情人啊!

连她口交的动作稍快一点,她都要受到惩罚,这个男人还有没有人性了?真不知道她在被那个野蛮男人的调教过程中还受到了多少肉体痛苦和精神折磨。
安少廷对眼前跪着的女孩生出了无限的同情。心里涌起一股热流,恨不得立刻告诉她自己不是她的「主人」,并鼓励她鼓起勇气,勇敢地站起来,不要再对那个暴虐她的男人妥协——而且他安少廷将会挺身而出,奋不顾身地帮助她,一定会将她从痛苦的奴役中解救出来。

但是——天啊!那么美妙的口交——她将自己的肉体那么温顺地交给他玩弄——他实在无法抵御这巨大的性的诱惑——至少,现在他希望能得到他做梦也不敢想象的这个美丽的肉体。

而且,安少廷还是第一次有机会玩弄女人的裸体。还远远没有玩够呢,他怎么可能现在就将实情坦白出来?

还是继续扮演这个「主人」的角色吧。

他一面这么苦恼地想着,一边琢磨如何将这个「主人」的角色好好地扮演下去。

(20.85kb)





安少廷开始痛恨自己现在扮演的角色。他实在不明白,为何会有人喜欢虐待女人。难道这真能增加性刺激吗?也许自己试试后真能发现自己以前不曾知道的感觉?

但他还是不忍糟贱这个被他看作是梦中情人的美丽女孩。而且,那个真正的主人一般是怎么做这种惩罚的呢?

他忽然想到个办法——可以试试让女孩自己来挑选惩罚的方式。这样比较不容易出现差错,而且可以避免太过残酷的惩罚——女孩自己总可以挑个不那么严厉的方式吧。

他用冷酷的声音对女孩问道:「那你想让我怎么惩罚你呢?」

「啊……奴儿全凭主人惩罚。」

他没想到女孩竟温顺到这种地步。

「这样吧。你既然自己主动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我就让你自己挑选惩罚的方式。」

「啊……主人……奴儿谢谢主人……那……请主人……鞭打奴儿吧。」
什么?!鞭刑?天那!

安少廷还是没有料到一上来就要用鞭刑。而且似乎这个女孩对能选择鞭刑还很感恩。

这可怎么办……

不等他回答,女孩已经自己爬下去,然后从床底拖出了一个小箱子,打开箱子,从中真的拿出一个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黑黝黝的鞭子,有手指般粗细,颤巍巍地低头跪着交到他的手上。

安少廷大惊。这么粗的鞭子,打在她身上那还得了?难怪她身上好多处青一条紫一条,原来真的是被这个鞭子打出来的。

女孩没有去看安少廷的表情。她又俯下身从那个箱子里拿出了几付带有铁链的手铐之类的东西,关上箱子后直起了身,将一把钥匙扔到床前的桌子上。然后她开始将两个手铐一端铐在小床的一头的铁架上,再绕到床的另一头铐上另两个手铐。

没有说一句话,女孩在安少廷身后从床尾爬上了床,一个一个地将她的两个脚脖子铐上,再伸直了身子,自己用手将一个绳子穿着的红球塞进嘴里,然后将球上的绳子套到头后。

安少廷看见女孩现在的模样真是惊呆了。

这个嘴梏子对他来说并不非常陌生。在网上常常能看到女人被捆绑和堵住嘴的照片。但真的亲眼见到这种东西,他内心还是感到一种极度的震惊——看见这种东西戴在自己喜爱的女孩的嘴里,他身体有种抽筋似的难受。

女孩弯下身子趴向床头,先用右手将左手拷住,再用右手拿起最后一个手铐费力地套到手腕上,试了几次后终于扣上了铐子。

安少廷从床上站起身来,呆呆地看四肢被铐在床上趴着的女孩,嘴里还塞着一个嘴桎子,只能发出些呜呜的呻吟,痛苦而又惧怕地等待着他的拷打。

他哪里能忍下心来用鞭子抽打这么一个万分娇嫩的肉体啊?——刚刚还被他抚摸过的肉体,上次被鞭打的鞭痕还未完全消失。

安少廷脑子变得一片空白。

对自己这么心仪的女孩,他怎么能下得了手啊?这下该怎么办?他实在没想到自己竟会被逼到了这么个残酷的角落。

他手捏着不知什么材料做的鞭子,看着床上趴着的女孩,心里实在是不忍下手。

他知道如果自己的性格和那个「主人」相差太远,女孩必定会很快发觉。如果被发觉,会怎样呢?她必定会让他将她解开。然后呢?她会不会让他滚?她如此狼狈的样子被一个错认的陌生人全看在眼里,她会如何反应?

这实在太难估计了。安少廷不敢冒这个险。搞不好可真会有生命危险啊!
安少廷心下一横。心想这可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以后女孩可怪不得他。
他咬紧牙,举起鞭子,扬臂对女孩背上没有伤痕的地方横击过去。

啪!一声清脆的鞭响。

「呜……」

女孩被堵住的嘴里发出一声沉闷的悲鸣。

这一鞭象打在了他自己身上一样,安少廷感到一股冷颤传遍全身。

女孩背上留下一道红红的长印,看得安少廷心痛得要命。

太痛苦了。他根本无法想象怎么可能会有人对这种残酷的行为感兴趣——毫无乐趣可言,更遑论快感了。

但他实在没有选择。只得硬着头皮又打了一鞭。

安少廷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大还是小,也没有心思去琢磨这些细节了,只想再打几鞭赶紧结束这让他们两都痛苦万分的酷刑。

他连续紧抽了几鞭,力量是越抽越小,感觉手臂根本无法用力。

女孩右边背上的红印连成了一片,让安少廷无法找到下鞭的地方。他只好转到床的另一边——他实在不忍将鞭子抽到她已有伤痕的位置。

当他转到女孩的正后方,一眼见到女孩分开的两腿间红润的阴部。

啊!

他贪婪地盯着女孩的胯间。他由于因被迫执行痛苦的鞭刑而已经渐渐息火的下体禁不住又突然膨胀起来——这可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的女人阴户啊!
——真是极其刺激和诱惑的性感画面,让他呆立在当场。

他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用手摩挲了一下肉棒,心头不禁火起——妈的,这么好的肉穴不能插,非得拿那鞭子抽人!

不行!干脆拼了上去操操这个肉穴,操过后被她发现又怎样?反正已被他操到了,她自己被拷着不能动,还能对他怎样?

他稍稍犹豫了一下,勃起的情欲已再也不能管束他的理智。他决定豁出去了——管他三七二十一的。

他猛地丢下鞭子,从床尾爬到女孩身后分开腿跪着,将挺立的龟头抵住女孩的两片肉唇之间,向里推了一下。

他紧张地看着女孩的反应——女孩好象一点也不敢动,依然趴在那里,似乎她鼻子里传出一阵快速的喘息。他大感放心,腰部向前猛地用力——龟头先是碰到硬硬的肉体,让他稍感麻痛,紧接着肉棒一下冲进湿润的肉穴,一种被紧缩的肉道包裹住的感觉一下将他刺激得大叫出声来。

「啊!」

太美妙了。原来插入女人肉穴的感觉是如此绝妙!

安少廷在心里大声叫好——啊!他总算操到真正的女人的真正的肉穴了!
第一次!

真正的第一次啊!

女孩的身子被他的第一次冲击撞得往前一冲,她猛地昂起头,发出近乎是求救的呜鸣。

安少廷大吃一惊,知道自己的猛插,必定让女孩大感痛苦,赶紧稍稍缩回身子,将肉棒留在穴内不动。

安少廷现在已是欲火焚身,虽然知道自己这种行为无异于强奸,但也根本无暇顾及到女孩的感觉,一心只想满足自己性欲,理智和良心早已完全抛到脑后。
女孩又低下头,好象认命了似的趴着不动,准备顺从地接受他的奸淫。
安少廷心里大为感激——心里想着女孩现在只要能让他完成他的心愿——在她美妙的肉穴里真正地完成性交,他以后为她做牛做马他也情愿。

安少廷一边想着,一边感受着肉棒被阴道紧紧包裹住的奇妙的感觉——而且随着她阴道一下一下的痉挛似的收缩,他的阳具就像是被一个超乎寻常的柔软的手紧握住,一下一下地挤捏着。

稍稍前后抽插了两下,立刻觉得自己要忍受不住,简直就要立刻射出精来。
他咬紧牙关,将身子挺住,慢慢地总算忍了过来。

他心下大喜,开始用手抓住女孩的臀部,腰部和整个身子一下一下地前后操动起来。

真是太舒服了。

肉棒上传来的从未有过的强烈的快感一下下地往上涌,让他在心里欢喜地狂叫——啊!这下真是真正的做爱的感觉了——比那口交的感觉还要美妙——完全不是他以前自己用手自慰可以相比拟的。

他不顾一切了!

他越来越猛地前后抽送,快乐的感觉立刻将他送上了极乐的天堂!

啊!

安少廷在女孩体内猛地射出了一串串精液,一股股激荡心脾的强烈快感随着他的每一下抽动传遍了他的全身。

啊!啊!啊!啊!……

安少廷低声吼着在女孩的阴道里完成了他一生第一次的完美的性交——他从未体会过的性的高潮——绝对的高潮!

安少廷让他的肉棒在女孩的美妙的阴道里留了好一会,不断感受着射精后的舒适的感觉。

他前俯下身子,将嘴贴在女孩的背上,两手伸到了女孩的胸前,捏弄起女孩的悬挂着的肉球。

柔软的肉球在手里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安少廷不断地捏摸捏摸,直到感觉自己的肉棒最后缩小到从女孩的肉穴中滑了出来。

他很不情愿地爬下床,看着女孩湿漉漉的肉穴,难以相信这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的阴户——刚刚被自己抽插的阴户。

他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穿着,忽然发现女孩眼里饱含眼泪,嘴桎子边上竟流下了一串口水。

他这时才又意识到这个女孩刚刚才经历的巨大的痛苦——被他鞭打过后又被他从后面屈辱地奸淫——他简直就象个禽兽,竟会对被链子拷住的弱女子进行如此自私的凌辱!

他心里极其内疚,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赶紧弯下腰,到那个从床底下拖出来的箱子里寻找能够打开手铐的钥匙。
他发现箱子里有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除了一些夹子、肉棒模型,还有各种他叫不出名字的淫具或者刑具,让他完全不知所措。

忽然,他醒悟到女孩早就将钥匙扔在桌子上。他抬头果然看到桌子上一把钥匙,心里大松一口气。

正在这时,外面的走道里传来一阵脚步声,安少廷心里大惊失色。

天那!自己只顾淫乐,竟忘了可能的危险。

他刚想跳起来,却发现那阵脚步声已渐渐远去。

他心里暗叫侥幸,赶紧起来,用钥匙打开女孩右手的手铐。手铐咔嗒一声跳开,再让安少廷吐出一口气。

他现在已经相当紧张,被那个脚步声弄得心烦情急。他顾不得女孩手脚上其他的铐子了,决定由她自己开去,自己还是走为上吧。

他将钥匙交到女孩手上,像是做了贼似的逃离了女孩的公寓。



安少廷趴在离他的梦中情人的公寓相当近的一栋旧楼的顶上已经快两个小时了。他已是连续四天跟踪女孩的起居,并在这里埋伏等候。

为此他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