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小宝与康熙之-小金鱼篇

作者:admin人气:389来源:

.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这,便是市井小子韦小宝常挂在嘴边的金句,他在丽
春院长大,至小便在女人的温柔香中游走,学活了所有男人逗美人的甜嘴,个子不高,却精灵有趣,样子不帅,口
甜舌滑足够在江湖混骗吃喝两餐。


  他是韦小宝,靠的是一张嘴与聪明的小脑袋,也是康熙隐史中的一个传奇人物。


  今天风和日丽,韦小宝游走於大街上,听了茶栈讲故老讲述天地会陈近南的英雄事迹,一直佩服陈近南的他不
禁听得如痴如醉,一听,便听到中午时份,他一边走,一边回味着陈近南的故事,口里不禁高呼……「平生不见陈
近南,便称英雄也枉然!」他得意洋洋地说着,心里已封他为一生人的偶像。


  此时,韦小宝身后刚好有四个男人经过,他们听见了韦小宝的话,便深感兴趣的叫信他:「嗨!小兄弟。」韦
小宝天不怕地不怕,一向被人欺负习惯,造成个性比同年龄成熟几份,他带点不满的扭头瞪向叫住他的男人,「叫
我啊?小兄弟!?我是大丈夫,谁是小兄弟啊!」「你认识陈近南的吗?」说话的那个男人继续追问。


  韦小宝眼睛转了转,心想,这几个男人一看就知不是杨州人士,他是这儿的地头虫,怎样也该吓吓外地人。


  「陈近南?哈!当然认识,你以为我是谁啊!我可是他的好朋友呢!」韦小宝仰高眼睛,得意地笑起来。


  听见韦小宝这样说,他们都不禁偷笑,然而四个男人的其中比较高大,身材健壮的英伟男人彬彬有礼地问:「
陈近南现在是反清的朝庭钦犯,你四处高声呼称是他的好朋友,不怕朝庭杀头吗?」杀头!哈!韦小宝虽然没读过
书,但还懂甚么叫山高皇帝远,这些人一身寒微衣装,看怕也不是甚么高官职位啦!


  所以韦小宝便装着认真的眼睛,瞪向那彬彬有礼的男人道:「走江湖的,怕甚么杀不杀头,我妈教我,做人讲
三件事,是『义气』、『义气』最后还是『义气』!」彬彬有礼的男人满意地点点头,另一个男人不禁扬起赞扬的
笑意,突然改变话题问:「请问丽春院怎样走呢?」听见丽春院,韦小宝更加看不起眼前这几个男人,哼,男人就
是男人,从外地来第一时间还是找妓女玩乐玩乐!


  不过,是丽春院的生意嘛!当然要指点、指点了!


  「你们走错方向了,往那边直再转左便是,嘻嘻…大爷们,果然懂选地方,丽春院的美人儿可是杨州最温柔的
呢…包你们……呵呵…爽翻天!」韦小宝抛下一堆带淫秽的话语后,自个儿转身就继续逛逛,根本不知道,那四个
男人当中,其中一个就是他十分崇拜的偶像──陈近南呢!


  他沿市集一路走,四周张看,忽然在一档地摊看见买金鱼的,心中不禁想起一丝的甜蜜,瞧老板说:「老板…
我要这条!」他从中挑了他认为最胖嘟嘟,最可爱的。


  韦小宝双手握住用小碗装住的小金鱼,小心又焦急地走着,刚才被那几个男人一阻,约会小金鱼的时间都快要
过了……远处,他见到正有一名女子在约会的林野空地上放着风筝,心想,噢…是他可爱的小金鱼啊…他跑过去激
动地抱住那女子,还情深款款地说着甜话:「噢…小金鱼,很想念你啊……想死我的心肝,想死我的小肠儿…想死
我的脑袋,更想死你的香味呢…」嘴巴更在这女子的脖子后轻亲了一口。


  「嗯…来吧…」小女子的声音却是异常的低沉,吓得小宝从陶醉中惊醒,一看之下,噢!是……是猪肉莲啊!


  接着,天外飞来一块小石,击中了他的头脑……「花心鬼!猪肉莲你也合口味!讨厌鬼!」正版小金鱼鼔起腮
子,嘟长嘴巴带着生气,即使她知道小宝把猪肉莲当成她了。


  「误会!真的是误会…小金鱼…人家太想你了嘛…」小宝发挥长年在丽春院哄女招数,一手把小金鱼的软香的
身体拥入怀中,只属小金鱼的香气随即扑入鼻子里,酥麻了全身,也使他裤档里的软物起了些许反应……他当然已
在把到小金鱼时诱拐了她,夺取了她的贞操,不过他不敢常找小金鱼亲热,因为小金鱼的父母不喜欢他,厌他穷,
不能给她幸福,所以他们只能隔一段时间才能见面,所以与小金鱼能亲热次数也是五只手指头数完。


  「哼!不理你啊!大花心鬼!」小金鱼嘴巴虽还骂着小宝,但身体已投入他的怀中,感受着男人的刚阳之气,
带给她最温暖的保护,她喜欢小宝,即使小宝是一无事处,但她都神服於小宝那张很会哄人的嘴巴下呢!


  「别生气,我给你看点东西……」小宝从后环住小金鱼,双手在她面前把碗子打开……小金鱼本来别开脸,可
当小碗打开之时,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是金鱼……很可爱啊!」「呵呵…是给你……的妈妈的。」碗子交到她手中,
空出的双手当然不会闲着,紧紧地抱住软香绵绵的身体,他故意把下体紧贴在小金鱼的屁股上软软磨擦,逗起小金
鱼一脸红遐。


  「不行,这金鱼我要了!」小金鱼脸红红退开,甜丝丝的捧着小碗儿。


  「嘻…好啦…是买给你的,你看,小老公疼不疼你!」小宝欲想抓住她,却被小金鱼技巧性闪开。


  「谁是我的老公啊!你都没媒人上门提亲呢!」小金鱼笑着说,小手在不知何时被小宝握住了。


  「哼…今天没有,但日后我一定会赚很多很多钱,然后请八人大轿接你过门的!然后我们洞洞房,生几个小娃
儿,小娃儿又有小娃儿,我们就儿孙满堂…等到头发都掉光了,我们进棺材也抱在一起,下辈子又做夫妻!」小宝
不是光说,他真的想与小金鱼一直白头到老,他很爱很爱小金鱼的。


  小金鱼嘻嘻一笑,低声说:「哟……我妈说看你的样子是不会发财的喔……那我要等到何时才等到你的八人大
轿?」小宝纳闷嘟起嘴来,不满的抓住欲想逃的小金鱼,狠狠地往她嘴角咬一口「哼,你妈如果能光看脸就知会不
会发财,那她干嘛嫁了你爸呢!」小金鱼轻搥了小宝一下,温柔地倒於他怀中跟着嘟起嘴说:「可是……有了财的
男人都是很花心的……」小宝眼睛又转了转,对啊,他也难保日后会爱上第二个女人,不过,这也是以后的事,逗
得眼前的爱人才重要:「小金鱼,你让我失望,男人出外闯,要先敬罗衣后敬人,男人身边没三妻四妾,会被人笑
的,应酬完了,各自就回房间各睡各,我一定不会碰她们,你只要知道,我心中最爱那个是你就好了。」小宝说出
如冰糖果子般的甜言,使得小金鱼听得如痴如醉,对小宝又深爱几分,完全神服於小宝的情深眼睛之下……「你不
要骗我哟……」小金鱼甜笑地说。


  「当然不会,我答应你,日后我有多少个老婆也好,你永远是当大的,是大家姐,好不好?」小宝轻轻拥着她,
玩着她的发丝……「嗯……」小金鱼点点头,闻着小宝的味道。


  「那……」小宝已忍奈很久,眼见小金鱼已软化下来,他从后用力抱紧她,下身又再在她屁股上轻轻磨擦起来
……双手往上摸过去,托住她丰满的乳下……「那……我们……不如先洞洞房……好吗……」小金鱼害害羞羞的,
她虽然也被小宝磨得身体发烫,但是还是坚持着女人的矜持「不行啦……我们已经……那个很多次了……会有小孩
的……」「那更好啊!我有借口马上娶你过门,好让我每晚能操你……」最后一句小宝淫秽的在小金鱼耳边说,更
贪婪地含住她的小耳珠。


  小金鱼的小脸红得发亮,然而她已感到屁股上那根……那根棒状物已比刚才又硬了一点,害她身子酥软下来「
不要脸!」「呵…我就是不要脸……来嘛……来嘛……我们……我们过去那儿啊……那儿草很高……不会有人见到
我们的……」小宝指指远处那边的高草儿,双手已按奈不住的揉捏着她的乳尖。


  小金鱼没法拒绝,只好倒於他怀中点了点头,接着就被小宝抱起,急速的来到高草堆里面。


  小宝体贴的把衣服先放到低下,才把小金鱼躺於上面,他迫切的压到她身上,吸吮那香甜的小嘴儿,钻入里面
品嚐嫩滑的小香舌,他转动舌尖,与她的一起搅动起来,发出吱吱的湿吻声响……在热吻期间,小宝已扯开小金鱼
的衣裙,抽走里面的粉红肚兜,用双手包裹着丰满的奶子,还用指尖轻捏着粉红的乳头,不一会,乳头已经坚硬挺
立起来,绽放着美丽的形态。


  「哈……哈……小金鱼……你真美……」小宝沿路往下舔吻,经过锁骨,心急地来到乳尖上吮咬,吸得小金鱼
情不自禁地拱腰迎合。


  「啊……小宝……啊……好舒服啊……可以……可以吸得再用力一点……」小金鱼被情欲控制,平常害羞的她
也不禁说了淫荡的说话来。


  小宝抬眸,瞪着她一副骚人的表情,邪气一笑,单手继续揉搓着奶子,另一只则拿空解开裤头,抽出已坚硬的
肉棒,接着把身体倒转过来,用肉棒对着小金鱼的脸部说:「小金鱼……含住小老公的大肉棒吧……」小金鱼又一
脸红遐,虽然已见了很多次男人的肉棒,可是还是十分害羞,却又拒绝不了,只好点点头,伸出小手握住又粗又长
的肉棒……她轻轻前后套弄,接着才慢慢的放入小嘴里,太粗了,每次做这会事都很辛苦,但小宝却很喜欢……「
嗯……啊……爽啊……好老婆……骚老婆……你的小香舌真捧……把小老公爽到飞天了!」小宝不会自顾自己享乐,
他脱光小金鱼的衣服,张开她的双腿,压低身体去舔着湿润的花片,还伸出一指插进穴中轻轻挖动。


  「唔……唔……小……宝……啊……往里面一点……」小金鱼一边舔动肉棒,一边说出要求的淫语,双腿更自
然地扒得更开,腰跟随穴里的手指摇动。


  「呵呵呵!爽吧,我的好老婆,你流出好多水哟……哎哟……都把小老公的手都弄湿了……啊……别停啊……
好老婆,继续舔它!继续舔它!」小宝粗腰一沉,直接把肉棒塞进小金鱼的嘴巴里轻轻抽动,又在穴中多加一指抽
挖,把更多的淫水挖出来。


  小金鱼被他的大肉棒几乎塞破嘴巴,舌尖卷着磨着肉棒的棒身,滑嫩嫩的双手则轻揉捏着连接肉棒的球状物,
她不知道那个是甚么,但她知道弄这儿小宝会更高兴的。


  「他妈的!我的好老婆,你越来越会做了!」小宝单手撑着身子,抽插於她体内的手不断加速推送,腰也用力
在她嘴里抽动,一阵阵的快感很快涌到肉棒顶尖,加上睾丸被她揉捏得太舒服,几乎要射出来。


  肉棒不断涨大,小宝在要射出精液的时候从她嘴里抽出来,让肉棒先缓和下来,别这么快就射,那就没戏唱了,
他又想起另一招数,坐到小金鱼的乳房下方,双手捧住巨奶,把肉棒从奶子之间的沟渠插进去!


  小宝舒服得叹了一声,反了一记舒服的白眼,太爽了!原来用奶子操有不一样的感觉,奶子的乳压压住肉棒,
奶子又软软媃媃,十分美妙!


  他开始前后抽插,坚硬的乳尖不时磨到棒身,使他又坚硬一分,而小金鱼的乳头也挺立得很「嗯……爽……好
老婆……把嘴巴张开……伸出舌来舔舔捧头那儿……」小金鱼被挤弄着双乳已到达了疯癫的酥麻状态,小宝的话她
只能直觉的回应,听话地把舌头伸出来,舔着就在眼前的龟头。


  「小宝……我想……我想……要了……」小金鱼的淫穴已湿成河流,她想被肉棒填满,被小宝又粗又长的肉棒
到死!


  「哦!好老婆,你想要老公甚么啊…」小宝装作听不懂,自个儿享受的继续用她的奶子抽插肉棒。


  「讨厌啦……啊……我想……我想要你的那个插进来……」小金鱼又害羞地说一遍,对於她来说,这些话真够
丢人脸啊!


  「呵呵…我是你的谁?那个是指甚么啦!」小宝皱起眉头,松开她的双乳,他起来回到小金鱼双腿的中央,捧
着肉捧磨擦着那热烫的沁源。


  「啊!别这样……磨啦……进来啊……把它插进来啊……」小金鱼拱起腰想把肉棒滑进来,可是小宝却抵住不
让她进入。


  「说!我是你的谁!」小宝生气的用手指夹住那颗小豆子,还拉拉扯扯的使湿穴的水流得更多。


  「你是我的好老公!请把肉棒插进来啦……」小金鱼屈服地叫小宝为老公。


  小宝一听心里大喜,马上把身体压在上面,肉棒抵住湿湿的淫泬道:「呵呵…好老婆…你老公要来罗…」说罢
腰子猛力一冲,湿润的通道使他很顺利把整根肉棒插进去,还顶到子宫那儿。


  「啊……啊……小宝……太深了!」小金鱼几乎尖叫出来,却又深怕草堆外有人经过,只好忍着下体超速的快
感。


  「深,你才爽嘛……看看你的小老公的厉害吧!」小宝把肉棒轻微套出一点,接着有用力一推,再次把肉棒顶
到子宫去,动作不断重覆抽送,他不快不慢,把节奏调得十分好,这让双方都能感受做爱的享受。


  「嗯……啊……小宝……很捧……你的肉棒……插得我里面……很舒服啊……啊!别太快……啊……慢一点…
…我受不了……」小金鱼嘴巴是这样说,可腰肢却迎合小宝越来越快的速度摇摆。


  她巨大的奶子因激烈的插送而上下摇晃,小宝忍不住用双手抓住它们,用力挤揉,用舌尖舔转,含着它在嘴里
吮咬,他太爱小金鱼的奶子,又柔软,又够大,做爱时的摇晃是没有男人能抵受得了诱惑的。


  小宝抱着她翻了个身,使她在身上摇动,他则享受地躺下来,欣赏摇晃下的奶子,迷人诱惑,又再忍不住出手
把它们握於掌手抓揉转动。


  小金鱼的腰买力地摆动,要满足他之余也想得到更高的快感「啊……嗯……好爽……好爽……这样插更深……
啊……小宝……你也要动啊……」小宝听从她的淫话,粗腰配合她的摆动往上抽送,每一次抽送都达到最深的里面,
小宝狂插起来,使肉棒越来越硬,也越来越涨,即将要射了!


  他坐起来抱住小金鱼,嘴巴含住一边奶头,腰肢猛烈摆动,此刻他们都感到要到达天堂的美妙,小宝试图忍耐
多一会,这使他的脑冲血,青筋爆现,他无限地加速,不断抽顶……「啊……啊……啊……啊……小宝……小宝…
…我受不了……啊……我要泄了!啊……啊……」小金鱼的十指抓入了小宝的背,她快要抵授不了小宝的攻势,肉
棒在她穴里肿胀得快要撑破了!


  「噢!我的好老婆……小宝贝!老公要射啦……要射啦……射在里面吧……替我生个小宝宝……」「不行啦…
…」小金鱼感觉体内的肉棒快要射了,她想挣脱开来,却被小宝抱得牢牢的。


  「射了!」小宝用力一顶,肉棒涨出奶白的精液,他轻轻抽送数遍,把全部的精液射进小金鱼的体内。


  他们双双无力地躺到草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小金鱼皱着眉头搥打他道:


  「可恶……如果真的有了小小宝,我妈会杀了我的啦……」「哼……她敢!到时候我就把你抢过来娶回家多操
几回,多生几个小小宝!」小宝口不择言,还没从她身体抽出的肉棒惩治的突然用力抽顶三几遍。


  「啊……小宝!不行了……别再来……」小金鱼伸手到他们的交欢处,从体内拿出小宝的肉棒,被撑大了的淫
穴顿时流出满泻的精液。


  「噢……小宝贝,这很浪费耶……」小宝嘟着嘴巴,贪婪的色手探到她的屁股潜进去湿穴挖动。


  「喂喂!别玩了……我要回家啦……要不然我妈又拿扫把打死你的!」小金鱼把他的手拉住,从他身上坐起来,
拾回自己的衣服穿上。


  「唉唉……快乐的时间过得真快……小金鱼啊!我何时能有福分把你操过够?」小宝的两抓又伸过去抓住那双
巨奶。


  「你嘴巴乾净一点啦……」小金鱼害羞一闪,穿好衣服便独个儿离开了草堆。


  小宝看着她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唉唉唉!身心都得到了,可惜就是不能名正言顺把她娶回家,他一定永远都很
爱很爱她的……他穿回家服,准备回家……啊……是丽春院去了!


  与此同时,当天天地会已设计了布局想要刺杀鳌拜,鳌拜自称满洲第一勇士,武功相当高强,他不断残杀天地
会成员,触怒了陈近南,而陈近南今天便在杨州设下陷阱,誓要对天地会的人报仇!


  可是,鳌拜不但武功高强,还训练了一队精锐的血滴子部属,他已心知天地会的行动,故意明知有陷阱也到杨
州,就在杨州街角,他与他的部属被突然跳出来的天地会成员用铁网罩住。


  「哼!鳌拜,今天我们就要跟死去的兄弟报仇!」天地会的兄弟往鳌拜那顶大轿攻过去,可是血滴子部队已出
手阻碍,还用了最新型的武器血滴子来取去他们的人头,场面十分惊心动魄。


  待在最后的陈近南跳过他们,伸出长剑正要插入轿里,然而大轿被鳌拜用内功打散,出掌打向陈近南,却被陈
近南闪过。


  他们二人拳脚无眼,打斗激烈,最后陈近南不敌鳌拜,被他的内力所伤,最后只好撤退。


  陈近南带着伤逃走,一直走到丽春院去,还刚好躲到今天所遇见的小子的房间。


  此时,小宝正与她妈妈聊起外面的骚乱,还说笑道:「哈哈…我还跟那个刺客聊天呢…嘻…」宝妈十分紧张,
深怕小宝一时说错话而惹来杀身之祸「小宝,在外面别乱说话啊!」「行啦行啦…你不是要出去吗!快点吧…」「
你记住啊,别乱说话啊!」「行啦!出去啦!」小宝不耐烦地催足。


  宝妈又碎念几句,这才放心离开。


  小宝倒了杯茶,想着一口喝下去,怎知茶中被某红色的水滴染汅,他不禁全身一震,沿水滴的方向看上去……
眼睛瞪得圆又大啊!


  「你……不是今天那个……帅哥吗!你……怎会在这里?」小宝高呼道,眼睛不时瞄向他腰间的伤。


  「我就是你偶像,如果你要发财的话,就叫清兵吧!」陈近南一个翻身,便坐在小宝的旁边。


  「你……你是陈近南!?」小宝吓得跳起,心里又带着异常的兴奋。


  「对,就是你的『朋友』!」陈近南还有心情嘲弄小宝今天早上的说话。


  「噢!偶像!你怎么了!受伤了吗……」「是,如果我是你朋友的话,可否借个地方给我躲一躲,鳌拜会找到
这里来的。」陈近南伤势严重,现在很需要疗伤。


  「行!去猪肉莲房吧!她长年都接不了客的!」陈近南得到小宝帮助下,躲在猪肉莲的房间,还暂时把伤止了
血,可是,鳌拜把全城的药材都买走,他势要把陈近南迫出来。


  与此同时,鳌拜威迫康熙要杀忠臣索尼,还把天地会刺杀他的罪名加到索尼身上,康熙实在忍不住鳌拜处处威
迫的态度,便暗中派了海大富到江南寻找武功高强的高手,一心设计要斩杀鳌拜!


  基於好玩,康熙最疼爱的妹妹建宁也强要跟随,康熙被这妹妹的缠功打败,只好答应此事,就这样,海大富带
着女扮男装的建宁下走江南,刚好到达了杨州。


  几天后,血滴子部队几乎把杨州找遍,都不见陈近南影子,而小宝每天都把陈近南照顾周到,更用他三寸不烂
之舌诱了陈近南收他为天地会兄弟,更拜了他为师。


  小宝传得陈近南的龙抓手,刚好时常欺负他的大块出现,他便试试身手,打败了他。


  此等情景被海大富与建宁看到,建宁以为小宝便是高手,要海大富跟随小宝身后。


  当小宝回到丽春院之时,血滴子部队已搜到来了,小宝马上要陈近南离开,可借太迟了,血滴子部队很快冲到
陈近南所躲着的房间。


  没有人看到房间里发生甚么事情,陈近南在里面把血滴子的人通通打飞房外,跟过来的海大富与建宁以为小宝
真的是高手,不禁想找他到皇宫去。


  后来,血滴子的人被打倒,陈近南也暂时逃离丽春院,於是,海大富与建宁找上了小宝相讨上京之事。


  「高手!我们有份好差事给你!如果做得好的话,可升官发财呢!」海大富眯起阴险的双眼,笑吟吟地诱惑着
小宝。


  贪财的小宝怎会不心动,可是他不是真的高手,呸!陈近南是我师父,日后他把武功教给我,我就是高手啦!


  「咳咳,我得考虑考虑,上京太远了,我舍不得我妈与小金鱼!」「不用考虑了!上京工作,多赚钱带回来,
你也不想让母亲待在这儿吧!娶妻也要有本钱啊!」小宝同意地点点头,心想,对!妈妈已够苦,当儿子一定要给
她最好的,小金鱼的妈妈常说他没用,不能发财,好!现在有机会了!


  「好吧!我就跟你们上京罗!」「好好,明明便出发吧!」「啊!这么快!?」他还想跟小金鱼操多几回,留
恋一下她的香体才走呢。


  「发财当然要快啊!」「对对……好吧……那我回去准备一下……」小宝很快跑去找小金鱼,在大街牵住她的
手「小金鱼,你老公要出远行了!」小金鱼瞪大眼睛,害怕地问:「你要去哪了!?是不是不要我了啦……」她的
泪水已疑在眼眶。


  小宝一见女人泪儿,心头已经软下来,又哄又亲的说:「哟哟……别哭别哭,好老公不是不要小金鱼,而是我
有机会出去闯,出去赚大钱回来娶你啊!」「真的吗……真的不是嫌弃我了……」被小宝当街又吻又搂,小金鱼又
脸红红的退开一点儿,不想太张扬。


  「当然不是……我恨不得马上抱你操几回呢……」小宝坏心眼的在她耳边说,更张胆地咬她耳珠。


  「讨厌啦!你满脑子都是那会事!」小金鱼害羞兮兮地退开来,快步往前走。


  小宝跟随着她,又抢过她的手牵於手心里「哟哟……你怎能讨厌亲老公啊……打你屁股吼!」「不要啦!很多
人看着的呢!」小金鱼躲开了被打屁股一劫。


  「好好好,不要就不要,那我们……换个地方……洞洞房吧……老公我明天就要走了……」「甚么!明天就要
走了?」小金鱼又泪眼兮兮了。


  「对,我要快点赚大钱,把你娶过门!当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小宝抱起她转了个圈,无视周遭人的目光。


  一路上,小宝只顾说着他们的未来多么美好,完全没察觉小金鱼的闷闷不乐,她不是因为要等小宝娶她……而
是……她家里的人……要……唉!


  不一会,他们来到很宁静的湖边,那儿有一个用草堆搭成的小屋子,这是小宝为小金鱼而搭的,平常他们会来
这里欣赏湖的风景,静静地度过一天……小金鱼靠在栏边沉默地呆看着湖面,而小宝则从后方搂住她,与她一同享
受最宁静只属他们的一天。


  「小宝……」小金鱼缓缓地说「如果……我等不到你回来……就嫁了别人……那怎么办?」「怎会!你说过要
等我回来的!」小宝马上吼道,紧张地牢搂住小金鱼入怀中,闻着她的香气,深怕她真的会嫁人似的。


  「我只是说如果而已……」小金鱼被紧抱在怀中,异常感到安心,只是……小宝要走的时候……就是她……「
你答应我!要等我回来,我一定捧着很多银两丢到你妈妈面前,娶你过门当韦家媳妇的!」小宝把她扭过来,吻住
她常说不吉利的嘴儿,细细地吸吮,他疼借,怜爱的小金鱼啊……反常地,小金鱼主动攀住小宝的脖子,把这吻化
成激情,小宝心感兴奋,放在腰间的双手往下拿捏,揉捏着小金鱼的翘臀,把她身体贴近已勃起的根部,小宝离开
她的嘴片,咬开她的衣襟,吸吮露出肚兜外的凝乳。


  小金鱼感受着小宝的体温,她害怕如果……如果她要离开他怎办?她等不到小宝回来了……怎办!她要留给小
宝最美好的回忆……也是第一次,她主动伸手到贴合之处,解开小宝的裤头,用小手套弄着勃起的巨大肉棒,而小
宝已被她的行为弄得爽到兴奋,他把她的肚兜扯开,揉弄雪白的巨奶,同时享受小金鱼的手心套弄的技巧……小金
鱼慢慢跪下去,巨大的肉棒就在眼前兴奋地跳动,她吸了一口气,捧住它含入嘴里进出抽舔,其中一手不断捏揉那
球体,造成双重快感。


  「靠……靠……好老婆,你今天怎么了!舍不得老公离开吗……嘴巴太捧了!


  用……用奶子夹我的肉捧……再用含的……」小金鱼按照他的话去做,捧着自已那双巨奶夹住小宝的肉捧,但
是她不懂如何动起来,此时小宝双手扶着她的肩膀,腰下微弯,由下往上在她奶子中央抽动,小金鱼承受着肉棒磨
擦的冲击,还不时磨到乳头,使它们已挺立坚硬了。


  「含住它……快……」小宝第一次感到她的激情主动,不禁过於兴奋,很快便有想射的感觉。


  小金鱼张开嘴巴,把从奶子抽送凸出来的部分含住吸吮,小宝来得更猛,不断往上顶,速度一直加快……「射
了……啊……爽啊……好老婆,要全部吃下去哟……」小宝来几躺猛抽,一阵微颤,他把精液射到小金鱼的嘴巴里。


  小金鱼很难受,但也把精液全部吞下去,还马上捧着软下来的肉捧细舔余下的精液……「噢……好老婆……你
怎么了……今天特别……特别浪啊……」小宝邪邪一笑,他一手抓住小金鱼拉上来,拥入胸怀中吸吮她的小唇,楂
捏她的巨奶,又拉高她的裙子,扯下她的长裤,插入两根手指於湿穴中轻轻推送。


  「嗯……啊……小宝……我不想与你分开……爱我……抱我……就今晚……好好的操我……」小金鱼握住肉捧
快速地上下套弄,很快便把肉捧弄硬了。


  「小金鱼……我爱你……我一定会回来的……别担心……」小宝吻住那张小嘴,在她湿穴里的手指再插一根,
用力地往里面抽插挖动。


  「嗯……小宝……啊……小宝……好爽……插进来吧……把肉捧插进来啊……」小宝要她扶於小屋栏边,拉高
她的裙子,扯走里面的小裤子,以乎咆吼道:


  「抬高一点……」小金鱼把屁股抬高一点,小宝便把肉棒对准湿穴之外,轻轻磨擦着。


  「小宝……进来……操我……求你……快点操我……」小金鱼扭动臀部,与肉棒磨得更贴。


  「靠!你今天很淫贱!」小宝兴奋得不能,对准淫泬一气呵成把肉捧插进去,这个姿态使她的泬更紧,牢牢地
包住了肉捧,是十级天堂的享受!


  小宝很快就抽得很顺畅,腹部与她的屁股发出达达的声响,震破了湖面的安静,本是纯朴的景色添上了淫欲的
叫声,使它显得更放荡。


  「啊……小宝……嗯……呵……啊……再用力插深一点……啊……对对……就是那样……老公……你好捧哟…
…弄得我的穴很爽……爽到不能形容了!」小金鱼发荡地淫荡呻吟,腰肢还顺着小宝的动作前后摇摆,便小宝插得
更顺畅,把里面磨得更紧迫。


  「呼……小宝贝,我也很爽,啊……啊……很紧!啊……我要操死你……操死你……啊……你的淫泬捧极了!」
小宝坏心一起,两手把臀肉微微拨开,露出的屁眼闪闪发亮,他拿出一指,轻轻地抚摸,准备要插入去……「小宝!?
那……那里不行……那里不行啊……不!啊……啊……」小金鱼再也不反抗,当两个洞都被操着的时候,那种快感
简直比平常高出万倍,她淫声四起,叫得小宝更加心痒,更加想多操她。


  小宝托起她的一腿,使肉捧能插到更深,然而在屁眼的手指也不忘多插数遍,「怎样……两边泬都被操,舒服
吗?看你叫得多骚多浪!要不要好老公多买力一点?」小宝突然停下抽送,身体压上前,抓住摇晃的奶子搓揉玩弄。


  「不要停……继续啊……小宝……快点……继续啊……」小金鱼独个儿把臀部摆动,但只有她一个人插送,感
觉少了一大段,无法填满她的欲望。


  「哼……好老婆……你变得淫贱了……日后给我载绿帽怎办呢……」小宝不禁又担心起来,肉捧被她抽送得难
奈,不争气的重拾速度,猛然摆腰抽插。


  「不会!我不会找别的男人……你是最好的……只有你才能这样……操小金鱼……」她低声哭泣,泪儿随着晃
动而零星掉下,她不会让小宝丢光面子的……「好好……你是我永远最好的好老婆……我爱你……」小宝把她打侧
靠着栏边,他拿动到她背后,把她的大腿托起来,从侧面激动往里面插送,扶着她胸下的手抓住晃动激烈的奶子,
前所未有的缠绵地操起来。


  小宝把她扭过来,双手抽起她的臀,使她的双腿套到他的臀上,这姿势使她的泬又紧了一点儿,肉捧的触感自
动地使他的腰肢用力地往里面插送「嗯……啊……啊……啊……好老婆……小老公又要射了……」「嗯……啊……
啊……啊……啊……射……啊……射吧……我也……要泄了……啊……嗯……啊……」小金鱼抱住小宝,自己的腰
也甩动着。


  「嗯!!!他妈的……我要操死你……干死你!」小宝又爆现青筋,即使腰己累得快动不起来,他忍着那道气,
猛力抽插,抽抽插插,再抽插了五六十次后,真的忍不住了,猛然往里面一顶,喷出火热的精液,肉捧还在跳动,
还在喷散出液体在泬里。


  「哈……呼……好老婆……爽吗?」他意犹未尽的吸吮她的奶子,又吮吻她的唇片,还在她泬中的肉捧轻轻颤
动,他不禁又轻轻磨动起来……「嗯……我快死了……真的被好老公操死……」小金鱼无力地软在他怀中,已无能
力再给他任何反应了……「嘻嘻……可是……我想再操你……这次……我想操你……这儿……」小宝的手不知何时
探到她的臀后,扳起两边软绵,正用食指抚动带少许湿潮的屁眼。


  「等等!不……啊!不……不行……啊……」小金鱼还没及时拒绝,小宝把把食指抽进去,一来一回的插弄,
接着悄悄的又插进一根,两指撑破屁眼的挖动起来。


  「啊……小宝……不行……啊……那儿……啊……不行……」小金鱼还是感到陌生,纵使屁眼已有不一样的快
感。


  「嘘……小声点……来……给我操那儿吧……」小宝把她扒在地上,使她的臀抬得高高的,屁眼与粉红的洞泬
尽收眼前,他吐了一口沫於肉捧上,握住它於屁眼上磨动起来,起初他觉得小小的一个洞怎进去……然而某天他偷
看丽春院天字客房正在操得起劲的男客人也操了女人的这儿……害他一早已想试试,又怕小金鱼受不了……不过,
今天小金鱼不太一样,应该可以试试看的。


  「放松点……老公会慢慢来的……」小宝也紧张地把肉捧用力插进一点,小金鱼随即痛得尖叫起来……「啊…
…不要了……小宝……很痛……要撑破啦……啊……」小宝没理会,他知道要一气呵成才对,所以他忍心闭起眼,
不看着小金鱼痛苦的表情,用腰力一挺,把整根肉捧成功插进去了。


  「啊!啊……拿出来……很痛……啊……小宝……不要……」小金鱼痛苦地扭动,却被小宝双手夹住动不了。


  「别……动……啊……该死!这个洞很紧!我要好好的操……好老婆……忍着点……很快会很爽的……」小宝
认着慢慢地抽送,让她先好好习惯。


  「嗯……啊……小宝……小宝……哟。嗯……嗯……」小金鱼开始感到屁眼传来的快感,腰肢更情不自禁地摆
起来。


  「开始有感觉了吗?是不是很爽?那我开始来真的喔……」小宝抓住她的臀,腰肢开始往前快速抽动,每一插
都插到底部再全根抽出,又用力挺进去,来回数十次,再插几十回后,他再进一步加快速度,屁眼的紧度使他很快
达到要射的澎涨。


  「嗯啊……小宝……不行……太激烈了……我……我支持不了……啊……小宝……用力点……啊……再操多一
会……别停啊……」小金鱼的意识也矛盾起来,嘴上说着不同的说话,但她身体最能说真话了,看她摆得多用力,
就知道小宝把她的屁眼操得很爽。


  「嗯……啊……我操……我操死你的这里……太捧了……噢……超爽的……」小宝把上半身抱过来贴着自己,
下腹继续抽动,双手抓住大奶子的晃动,用力往里面顶进。


  抽了过百回后,小宝又要射了「好老婆……第一次射在你那个洞里啊……我要填满它!哈哈哈!」小宝得意地
大笑,把小金鱼的头颅扭过来用力吸吮她的小唇,舌头互相搅动着,淫水的拍打声吱吱作响,很快他们都达到了高
潮,小宝把精液第一次射在她的屁眼里。


  肉捧软下来,顺着淫水滑出,小宝无力地抱住小金鱼躺到地上闭上眼睛大口喘息「呼……好老婆……你要等你
的好老公回来……那时候……我一定娶你过门……然后生很多很多小小宝……或者……」小宝把手抚在小金鱼的肚
皮上说:「或者……里面已有个小小宝或者小小金鱼了……」小金鱼把脸埋在他的胸口,无声地滑下泪水「嗯……
我真的很希望能有你的孩子呢……」「嘻……一定可以的!我们一定可以有很多小小宝和小小金鱼的哟!」小宝在
她额心亲吻一口,翻身抱着住打算休息一会儿便送她回去。


  小金鱼听见他的呼吸声便了解小宝已睡去,她这才忍不住抬起眸子,凝望这张睡脸,小手捧住他的脸,把唇印
上去,轻声说:「对不起……小宝……我不能再待在你身边了……原谅我……」她依依不舍的伏於小宝怀中,在抽
泣中睡去,迎接明天的离别。


【完】